要闻 历史 艺文 博览 守艺 观察

暂别公众100天 上海大剧院重新亮灯

澎湃新闻 2020-04-30 10:55:04
A+ A-

原标题:暂别公众100天,上海大剧院重新亮灯放送特别演出

“从高架开车过去,大剧院灯光亮着,说明有演出,我心里也会觉得高兴。但是没有灯光,说明没有演出,我的心里也就会有点沮丧。其实有人看演出,对这个城市也是一个很好的象征,说明城市在前进。”作家陈丹燕曾用这段话,来描述上海大剧院与上海这座城市之间的联系。

新冠疫情暴发后,全球演出行业纷纷按下暂停键。1月24日以来,上海大剧院发布多轮取消演出并退票的公告,大、中、小三个剧场的大幕再未揭开,公共空间的文化活动也逐一停办。

5月2日19:30,在受疫情影响暂停演出的第100天,上海大剧院将以一场主题为“有光,就有戏”的特别演出,重新亮灯,带领大家重回大剧院。

暂别公众100天 上海大剧院重新亮灯

演出将采取视频放送的形式,在澎湃新闻“上直播”等新闻平台,以及上海大剧院在抖音、哔哩哔哩、央视频、新浪微博“一直播”等平台开设的官方账号同步播放。

这是大剧院为观众准备的一份特殊礼物。策划前期便得到国有院团、民营院团以及文艺界人士的积极反响,来自上海歌剧院、上海芭蕾舞团、上海民族乐团、上海京剧院、上海昆剧团、金星舞蹈团、音乐剧《变身怪医》中文版剧组的艺术家,将在60分钟的演出时间里悉数登场。

幕前:各大院团反响积极,接力拍摄

金星舞蹈团在大剧院有过长达5年的排练,庆祝建团20周年时也曾回到大剧院起舞。这一次,舞团将用一段《红与黑》,为特别演出揭幕。这是金星创作于1996年的作品,也是国内最早获得文华奖的现代舞作品。金星也将登台,携手舞团献上特别时期的荧屏首秀。

金星

“任何线下演出都是线上代替不了的。我不否定现代科技的发展,但剧场艺术,包括歌剧、舞蹈、戏剧、音乐会,必须得在现场看,你才能有切身的体会。”

在演出拍摄现场,金星对记者说,“剧院是演员的家,你一切的行为、你一切的努力,最终都要体现在剧院里。通过这个活动,我们要把这种心情和态度积极表达出来:我们等着观众回来,等着观众走进剧院,和我们在舞台相逢。”

上海京剧院梅派大青衣史依弘原定五一期间在大剧院演两台大戏,均因疫情取消。这一次,她将演唱两首京剧梅派代表曲目,《贵妃醉酒》“海岛冰轮初转腾”选段,以及去年在大剧院热演的《大唐贵妃》其中一曲《梨花颂》,均是脍炙人口的经典。

2017年7月,百老汇音乐剧《变身怪医》中文版在大剧院首演,树立了中文版音乐剧制作的新标杆。蛰伏三年,《变身怪医》今年将携郑云龙、刘令飞、阿云嘎等三位人气男演员归来,再登大剧院。

特别演出中,刘令飞将现身热场,演唱剧中的代表性曲目《就在这瞬间》。

“《变身怪医》原计划6月排练,希望能尽量恢复排练,不要影响后期演出。”疫情期间,刘令飞忙着充电,看电影、看书、看画,不怎么用社交媒体的他还尝试了3次直播,和网友说说心里话,“大家都希望尽快恢复正常,不过急也没有用,还是得平静等待,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保持健康和快乐吧。”

上海大剧院艺术中心旗下的院团,也将集结献演。

暂别公众100天 上海大剧院重新亮灯

上海芭蕾舞团将带来《天鹅湖》双人舞选段,以及首席演员吴虎生编导的《浮生一梦》,后者更是走出排练厅后的首次亮相。

作品以昆曲《牡丹亭》名折《游园惊梦》为灵感,吴虎生与戚冰雪共舞,上海昆剧团旦角演员张颋穿插昆曲表演,上海音乐学院副教授陈卫平担纲大提琴独奏,描述一个当代青年踏入梦境后,游离于虚与实、前世与今生的故事。

上海民族乐团将献演两个节目,打击乐二重奏《争·融》擂响春之觉醒,丝竹重奏《春江花月夜》以箫、琵琶、二胡、中胡、扬琴、中阮、古筝组成的7人编制乐队奏响春之篇章。

上海歌剧院青年男高音韩蓬压阵出场,将献唱普契尼歌剧《图兰朵》的著名选段《今夜无人入眠》。因疫情封城期间,不少意大利歌剧演员在自家阳台唱响了这首金曲鼓舞人心,演出视频也漂洋过海传到中国,风靡一时。

此外,《变身怪医》的主演之一郑云龙、上海京剧院余派老生演员王珮瑜等,也将以特别的方式“到场”。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大剧院幕后工作人员特别创作了《有光,就有戏》主题曲,在演出前模拟开场铃出现。这支“唱作小分队”包揽了作词、谱曲、演唱,以剧场人的视角,带领观众回到大剧院。

幕后:背靠观众席演出,一镜到底深入剧院

“有光,就有戏”缘于二十多年来上海大剧院运营的一则惯例。

每当夜幕降临,有演出上演或时逢重大节日庆典,大剧院便会点亮建筑内外的灯饰装置,钢索玻璃幕墙在灯光照耀下流光溢彩。上海市民由此对大剧院产生直观印象,只要亮灯了,一定是有名家、名团、名作来了上海。

“有光,就有戏”是大剧院对观众的承诺,也是舞台将再次揭幕的象征:舞台暖心以待,我们终会重逢。

“整台演出的筹备时间不到2周,发出邀请后,每个艺术家都非常积极。不论是剧院环境、舞台准备,还是活动的策划创意,都落实得非常迅速,非常完备。”

上海大剧院总经理张笑丁介绍,他们最开始想做一台完整的交响音乐会,但哪怕分区域、分声部录制,演奏者的距离还是太近,14人以上的活动都算聚集,最终决定改道而行。

大剧院以综合性剧院闻名,平时的演出包罗万象。这次集萃纳入了现代舞、芭蕾舞、音乐剧、歌剧、戏曲、民乐,都是大剧院日常的主打项目,短时间就能让观众感受到大剧院的品牌形象。

张笑丁笑说,来参加演出的都是大剧院的老朋友,如有可能再举办一场,还会有更多朋友来。

疫情尚未结束,考虑到演职人员和艺术家的健康安全,受邀艺术家及团体都是在三天里分时段录制,以确保演出空间,保留安全人际距离。

这台演出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演员们背对大幕,将以上下三层近两千个红色座椅为背景演出,而席上空无一人。这在大剧院以往的演出中,绝无仅有。

“背景是空旷的观众席,有一种仪式感,寓意着我们在这里,等待大家回归现场。因为背景是观众席,观众席灯的亮度也和平时不一样,有30%、50%等不同温暖程度的灯光,侧台也会打光。”

另外,演出开始前的暖场中,金星舞蹈团的16位舞者,还会以“一镜到底”的方式,带领观众深入探索大剧院的角角落落。

“舞者从人民大道拾阶而上,走进灯火通明的大厅,走到贵宾室和后台,直达舞台侧幕,就像观众自己走进剧院,能看到疫情期间大剧院是什么状态,演员演出的瞬间是什么状态,还能看到台前幕后各种岗位的工作人员,有一种近距离的观察视角。”

张笑丁强调,这段视频没有分镜,是真正的一个机位、一镜到底。因为是一镜到底,各个部门需要默契配合,一个环节出错,就要推翻重拍。

别看视频只有不到4分钟,拍起来却很费功夫。从抵达剧院,到真正完片,舞者们连续拍了五六遍,前后耗费了七八个小时。乍暖还寒的天气里,身为现代舞者的他们,还坚持踩在大理石上赤脚起舞。

为了节省和保护舞者的体力,大剧院派出近20名工作人员,多次提前走位,以勾勒出详细的行动和拍摄路线。视频里最后出镜的工作人员共计25位,涉及礼宾、安保、保洁、节目部、艺教部、公关部、舞台技术部等7个部门。

“这次演出能让三方得偿所愿:剧院任何时候都需要观众,也能满足观众对剧院的相思、演员对舞台的思念。”张笑丁说,“疫情期间大家都憋坏了,不论是演员还是观众。我们每天都随时准备开门复演,这次演出也是一次实战,代表着我们随时准备回归。”

(图片来源于澎湃新闻及网络,侵删。)

责任编辑:段颖 CC00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