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艺文 守艺 文旅 文创 戏曲

《霸王别姬》重映背后 还有哪些经典影片值得回味?

凤凰艺术 2020-04-24 10:52:51
A+ A-

2020一场时疫将全球电影业带入了寒冬,影院歇业、电影撤档、拍摄停滞.....而在这段没有新片的时间里,一抹浓浓怀旧潮适时地填补了空缺。

4月18日,曾被撤档的《霸王别姬》重新定档5月1日于韩国上映。这也是这部作品在韩国的第三次重映,并且此次重映是171分钟的完整版,足见其魅力。

毋庸置疑,《霸王别姬》是陈凯歌导演里程碑式的作品。回想当年——编剧芦苇、原著李碧华、摄影顾长卫等,各个风华正茂,创作力、激情值拉满;外加张国荣、张丰毅、巩俐,就连配角都是葛优、蒋雯丽、英达等实力派演员;京剧指导、道具水平等等各方面也都做到了极致,让电影锦上添花。

而电影背后,张国荣的妆被弄花,巩俐喝二锅头壮胆跳楼,年仅21岁的黄磊扮演流氓,还在上学的闫妮在剧中的镜头被删……已无法考究,更无法复刻。

正因为无法复刻,或许才成为了经典。

那么,在中国影史上又有那些经典呢?今天就让我们在光影的世界中“云游”一番。

《红高粱》

导演:张艺谋

提到陈凯歌,不由想到张艺谋,中国第五代导演中的领军人物。从《秦始皇大战兵马俑》中那种超越时代的奇幻与穿越,到奥运会开幕式中堪称顶级的视效与逻辑,再到《影》中鬼斧神工般的中国水墨演绎,老谋子似乎一直在超越自我,而这一切似乎始于《红高粱》中那抹铺天盖地的红。

《红高粱》是极具张艺谋影像特征的一部作品,从九儿的红嫁衣,红花轿,红色高粱酒;到后面豆官的红色肚兜,抗日烈士们的红色鲜血,以及影片结尾被红色滤镜渲染的余占鳌,红得彻底,红得热烈!

张艺谋试图通过这大片的红,把东北高密那群血性儿女的内心世界无限外化出来,他的手法无疑是夸张的,但同时也是革命性的。

《变脸》

导演:吴天明

当然,除了像陈凯歌、张艺谋这种普及度极高的导演外,中国电影史上绝不缺乏性格十足的导演,吴天明就是其中之一。你也许对于他不是很熟悉,但是对于艺术电影热爱者来说,他是教父一般的人物。

也许你会觉得《地球最后的夜晚》稍显拖沓,《百鸟朝凤》稍显沉闷,但中国艺术电影应当在商业片遍布的当今占有一席之地,我们的电影时光在爆米花和碎片化“蚕食”中,偶尔也会逃到艺术电影中享受一刻的平静。

《变脸》,8.8分的艺术电影,第9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最佳导演奖,以工整的叙事将变脸这种非遗绝技背后的故事向你娓娓道来,将电影的普世意义变得深邃而合乎情理。

正所谓,会演戏的演人,不会演戏的演戏。

《江湖儿女》

导演:贾樟柯

说完艺术的吴天明,接下来我们聊聊文艺的贾樟柯。

贾樟柯,那个让中国文艺电影跻身世界影坛的男人,当他执导的剧情电影《江湖儿女》获得第54届芝加哥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银雨果奖和第25届明斯克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以及第13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编剧奖和2018年度导演协会年度导演时,我们明白贾樟柯的“江湖梦”跃上了世界的舞台。

这座江湖不同于《水浒》里的梁山。它不是法外之地,却偶尔游走于官府监看之外,大多数时候仍要讲所谓的规矩。如果说这座江湖在《天注定》中是手无寸铁之人的以暴制暴、以牙还牙,到了《江湖儿女》,则是你有情,我有义,是替所爱的人背锅,是坦荡接受被背叛的一切,并在灾难发生后仍对中风的他不离不弃。都说江湖容不下儿女情,但偏偏江湖偌大,暗潮涌动,有些感情放到外头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却在江湖这方天地寻得自己的位置。

《江湖儿女》看罢令人不胜唏嘘,定格在监控画面上的巧巧就像用微信语音告别的斌哥一样,艰难地适应着这个一刻不停变化中的社会,哪怕显得无所适从。

《肥皂剧》

导演:乌尔善

都说电影艺术不分家,在中国影坛上就活跃着这样一位导演——乌尔善,先后就读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和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独立电影《肥皂剧》让他收获了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国际影评人奖。

这部由几个各自独立的短帮事组成的《肥皂剧》,看起来一点也不“泡沫”,严谨的逻辑线索和虚实相接的叙事,让人看到乌尔善在引导故事发展中独有的方式,而这一“独门绝技”在《鬼吹灯之寻龙诀》中得到了体现——作为“鬼吹灯”系列唯一一部上7分的作品,我们可以说:乌尔善,你可以~

最后,我想说的是,这些著名导演皆出自同一个地方——北京电影学院,与我居住的大院仅一条马路之隔。可我却与他们连一次擦肩而过的机会都没有过,也算是造化弄人了。

一部《霸王别姬》,让我见之不忘,思之如狂,也让我对马上到来的小长假充满了无限期待。

感谢2020年的暮春,让我可以再次遇见你。

(凤凰艺术综合报道,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责任编辑:段颖 CC00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