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历史 艺文 博览 守艺 观察

到上海博物馆玩一场“寻鼠”游戏

光明日报 2020-01-19 14:47:09
A+ A-

原标题:到上海博物馆玩一场“寻鼠”游戏

到上海博物馆玩一场“寻鼠”游戏

青白釉鼠形砚滴

到上海博物馆玩一场“寻鼠”游戏

龙泉窑青釉堆鼠水盂

到上海博物馆玩一场“寻鼠”游戏

铜鎏金持鼠黄财神像

到上海博物馆玩一场“寻鼠”游戏

玉鼠支神

到上海博物馆玩一场“寻鼠”游戏

三鼠图

鼠,体型颇小,机敏灵活,人们寻鼠、捕鼠都要费一番力气。1月14日,农历庚子鼠年即将到来之际,一场别出心裁的鼠年迎春特展在上海博物馆拉开帷幕。展览以“灵鼠兆丰年”为主题,甄选5件与鼠有关的藏品,邀观众走进博物馆,玩一场“寻鼠”游戏。

人见人爱的吐宝鼠

走进上海博物馆一楼大堂,玻璃柜中端坐一尊清代铜鎏金持鼠黄财神像。只见黄财神头戴五叶宝冠,面相圆润,头发和络腮胡须为红色,表明其护法身份。黄财神右手上举拇指轻拈中指与无名指,左手托着吐宝鼠,横置左腿上。黄财神也称黄布禄金刚,是藏传佛教中最著名的财神,也是所有财神的总集,被奉为五姓财神之首。吐宝鼠是财神的手持器物,会口吐摩尼宝珠,象征慷慨、财富与成就。在古印度,人们将老鼠作为财富的象征。吐宝鼠除了与这一观念有关外,还可能与古代中亚地区人们用鼠鼬皮制作钱包或珠宝袋的习俗有关。

有意思的是,不同于十二生肖中的其他动物,人们对鼠的评价颇为两极:我国民间有“老鼠嫁女”“鼠咬天开”等民俗故事,也有“贼眉鼠眼”“鼠目寸光”等成语。这种古灵精怪的小动物,既无龙之灵奇、虎之威猛,亦不如牛羊温驯、犬马忠诚,却能独占鳌头,位于十二生肖之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鼠不但代表子时和子年,还有开天之功。清代刘献的《广阳杂记》中就解释道:“天开于子,不耗则其气不开。鼠,耗虫也。于是夜尚未央,正鼠得令之候,故子属鼠。”

在我国的民俗民艺中,鼠形象也非常常见:人们常将鼠与油灯、瓜果等相结合,并赋予其人丁兴旺、富裕丰饶的美好寓意;每逢新春佳节,各地还普遍有“老鼠嫁女”的民俗活动,以此表达新春的喜乐和人们对富足生活的向往;一些少数民族神话中更有“鼠咬天开”的创世传说,将鸿蒙初开、阴阳肇始之功记在这小小的生灵身上。

在上海博物馆收藏的诸多古代文物中,也不乏对这种机敏动物的艺术表现,呈现了与鼠有关的众多故事。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说,此次策划鼠年特展,特地配合鼠的灵动习性,首次采用散点式的展览呈现方式,五件展品中除了一件位于一楼大堂,其余四件则“躲藏”在上博的各个展厅中。观众可以深入探索,寻找它们散落各处的灵动身影。

“多子多福”的丰年鼠

在上海博物馆二楼的中国古代陶瓷馆,便有两件“超萌”展品藏身其间。记者和几位学生观众组成“寻鼠小分队”,开始行动。很快便有人在一件元代龙泉窑青釉堆鼠水盂上发现了“鼠小弟”的可爱身影。此类水盂多见双系或无系,这件却只肩部一侧有系,另一侧堆塑鼠,生动俏皮,令人不由想起宋人周弼《丰年行》诗中所言:“晴乌窥檐鼠沿栋”。年景富足时,见老鼠亦犹怜。

在陶瓷馆里转了几个弯,一件高仅3.6厘米的明晚期青白釉鼠形砚滴也迅速被“寻获”。砚滴以瑞鼠为形,其蜷身弓足,前爪抱瓜果,瓜果连通鼠身可储水,鼠口一侧衔有稻穗。器身施青白釉,鼠目以青花点缀。模制成型,鼠背处可见清晰的合模痕迹。砚滴和水盂都是磨墨时向砚中加水研墨的用具,乃文房雅器,可见这两只“鼠小弟”皆是腹有诗书,气自芳华。

走进三楼的中国历代绘画馆,一幅近现代书画家高奇峰所作《三鼠图》跃然眼前。画面中,红白萝卜、冬菇、花生、瓜子等蔬菜、果实散于地面。画幅下方,三只老鼠伏在谷穗上摄食,前一鼠背向画外,正在啃啮谷粒,虽然头部被挡住,但依然能感受到摄食的动态。背向动物在传统国画中较少表现,这一神态可谓是一种现代创举。中间一鼠匍匐于谷穗之上,企首凝视画外,仿佛在细嗅气味,保持警惕。后一鼠则俯身欲食,活泼放松。三只鼠形态各异,惹人驻足。

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颜晓军介绍,明清以来画鼠题材渐多,明宣宗朱瞻基就有多幅画鼠作品传世,比如杨梅白鼠、荔枝鼠、苦瓜鼠等。清初“四僧”之一朱耷则画有《瓜鼠图》。近现代的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等人也多有画鼠作品。这些作品或是表现鼠的机敏可爱,或是借鼠讽喻,或是将鼠视为良夜与夜读的伙伴。高奇峰这幅《三鼠图》则以丰盛的蔬果与老鼠的组合表达了“鼠兆丰年”的吉祥寓意。因为在饥馑的年份,不仅没有余粮为老鼠供食,饥饿的人们甚至捕食鼠类。只有在丰收的年成,人们不在乎富余食物的散落,听见夜晚老鼠的觅食,反倒能够感受到盛世之下万物繁滋的喜悦。另外,鼠在十二地支中为“子”,古人常在画中以瓜果种子与之搭配,有“多子多福”的寓意。

“拔得头筹”的鼠支神

当“寻鼠小分队”进入四楼的中国古代玉器馆,一只通体糯润有泽的玉鼠支神正安坐等候。这位玉鼠支神鼠首人身,双耳竖起,两眼圆睁,尖嘴疏须;身着交襟宽袖长袍,左膝曲起,右足半趺,一手持经卷,一手置于膝上,闲适安详。鼠目、须、鼻、嘴清晰传神,衣褶随身姿起伏堆叠。在它身后,是以拟人手法雕刻的一组兽首人身生肖坐像,造像多手持具象征意义的物件,鼠神独占鳌头,气场颇为强大。

上海博物馆工艺研究部仰睿告诉“寻鼠小分队”,所谓支神,就是十二地支的代表守护神,于昼夜十二时辰、四季十二月份轮流守护众生,其形象与我国民间流传的十二生肖有关,是自然生灵与文化神格的结合。中国古代与十二生肖相关的文物很多,清代学者赵翼在《陔余丛考》中曾考证:“十二相属之说起于东汉,汉以前未有言之者。古时的十二生肖俑,也称‘十二支神俑’,隋代已出现,盛行于唐代,以后历代均有。”在故宫博物院,也藏有类似器物“玉十二辰”,为白玉雕琢的十二支神坐像,置于乾隆传旨造办的万年甲子盒中。

鼠年的到来预示着又一生肖轮回的开始。上海博物馆党委书记汤世芬说,古灵精怪的鼠,在十二生肖中独占鳌头,在腊近春回、万象更新之际,上海博物馆借此珍宝,给观众送上“鼠”不尽的春节祝福,祝观众新的一年扶摇直上,拔得头筹。

(记者 颜维琦)

责任编辑:段颖 CC00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