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历史 艺文 博览 守艺 观察

《双子杀手》口碑和票房不及预期 李安的“数字影像革命”因何受阻

北晚新视觉 2019-11-13 11:22:26
A+ A-

原标题:120帧之梦属于未来,《双子杀手》口碑和票房上因何双双“失败”?

李安的新片《双子杀手》至本文写作之时,内地票房已累计达到2.33亿。但这一数字与本片近十亿人民币的投资相比,无疑还是差距巨大。尽管“不能回本”可以说是电影行业的日常,但这一次马失前蹄的可是李安——这个名字在全世界的影迷心中都有着相当的地位。或许这一次《双子杀手》在口碑和票房上的双双失败,确实受过度期待反而落空的因素影响,但或许李安这一次的“失败”,原因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又或者,这其实根本算不上是一种失败。

作者回形针


《双子杀手》口碑和票房不及预期 李安的“数字影像革命”因何受阻

《双子杀手》中小克泪水涟涟地质问养父

每秒120帧,可以理解为是传统电影每秒24格图像容量的五倍,高帧率会使得影像的平滑度增强,进而使传统电影中难以表现的细节被凸显出来。本片在北美遭遇的票房滑铁卢,很大一部分程度是因为放映影院无法提供足够的硬件支持。能够放映本片最佳配置120帧的影院寥寥可数,而国内即使有足够数量的影院配备了120帧、4k、3D的放映设备,其高昂的票价仍然令观众踌躇不前,也就使得李安想要进行的“数字影像革命”并没能真正进入更多观众的眼中和脑中。

实际上,电影自诞生之日起,就内蕴技术的革命性,但这一点常常被观众所忽略。观众总是更加关心影片“讲了什么故事”,而影像、声音、特技、特效这些体现着电影工业制作水平的元素,则需要观影者有意识地关注才能够感受到其美感。诚然,李安是以在剧本中描绘东西方文化碰撞以及复杂缠结的情感而蜚声海内外,但他身为导演对影片场面乃至所用技术的精细把控和追求,却常常被人忽略。无论是早期《卧虎藏龙》中长镜头拍摄的飞檐走壁,还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那只完全拟真的3D老虎,亦或是《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首度尝试用120帧超特写捕捉青年军人皮肤下的血色,这些尝试都显示出李安敢为人先的勇气。在《双子杀手》中,李安更进一步以动作捕捉技术“造人”,制造出一个比本片男主角威尔史密斯小二十多岁的克隆人杀手——他完全像一个真人。而在动作场面中,一切细节都被镜头摄下,从溅落的水珠到破碎的玻璃,再加上丰富的场面调度,观感宛如置身拍摄现场那般强烈。曾经着迷于描绘人物复杂内心,现在执着于拍摄120帧影片的李安,或许像《圣女贞德受难记》的导演德莱叶一样,从新技术中发现了独到的美感,但想把分享这些美感给观众,则是门槛重重。

《双子杀手》在剧情层面显得过于简单,但人物却又不完全贴合类型片中常见的设置。这是一部科幻片?动作片?还是应当归于李安作品谱系下的作者电影?似乎兼而有之,又难以满足这三者中任何一类影迷的期待。

其实,《双子杀手》的故事早在1997年就已成型,当年显得前卫的克隆人题材在今天看来已然有些过时,而剧情的转折也只能说是中规中矩,前政府特情人员开办私营军事组织并私下量产克隆士兵的故事在科幻小说中屡见不鲜。比较值得关注的反倒是威尔史密斯饰演的亨利,和他的克隆人小克之间那似同实异、如父如子的关系。

全片最为重要的转折点在于作为克隆人杀手的小克质疑养父维瑞斯的作为,人性觉醒从而站到亨利那一边。小克泪水涟涟质问养父的场面向我们展示了高帧率数字影像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展现出人物的复杂情绪(上图)。亨利和小克同时对同行的女孩产生的暧昧恋慕,则使得两人的关系在剧情结构中既定“父与子”的对位之上,叠加了一层竞争关系,仿佛更接近人们印象当中李安电影所独有的那种复杂的情调。当然,某种程度上来说,剧情的简单反倒更加适合作为新技术的试验场——因为可以省去解释剧情的麻烦,进而节省出更多的精力在导演手法上实现风格化的处理。但观众是否买账,则是另一回事。可见,高帧率带来的观影体验是一柄双刃剑,《双子杀手》是一部需要“顶配”影院才能够完全发挥其魅力的电影,但其营造的过于真实的“奇观”又不足以像《阿凡达》那样以见所未见的科幻世界观来吸引观众,那么本片的票房不尽如人意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或者说,鉴赏这部电影的独特美感需要观众跳脱出传统欣赏套路的桎梏。

当然,我们不能忽视的是李安在以一己之力,以作品推进着全球各地影院设施的更新换代,而影院硬件的升级又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观众观看的习惯。或许,李安的120帧之梦属于未来,也许到了那一天,观众们方能发现,李安的名字和尝试,早已在电影史上无可取代。

(原标题:120帧之梦属于未来)

来源 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段颖 CC00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