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历史 艺文 博览 守艺 观察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私房艺术 2019-11-12 17:33:58
A+ A-

原标题:自拍女王活出了千百种模样,安迪·沃霍尔盛赞:“她天生就是一个演员” 

小丑,一直是我最喜爱扮演的角色。

我认为世人喜欢看到“快乐的小丑”,也正因如此,小丑只能将悲伤留给自己,这和“女性”的角色扮演何其相似?——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这位以“自拍”闻名的艺术家,绝对是当代摄影界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

纽约著名艺评家彼得·施杰尔达曾评价辛迪·舍曼为“她是那个时代最坚强、最优秀的艺术家”。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辛迪·舍曼

扮成小丑的她,愤怒主妇的她,高级应召女郎的她,艺术名画中的她,好莱坞电影海报里明星的她……

辛迪·舍曼就这样在镜头前变幻着自己的角色。

并通过以上各种身份的转换,唤醒人们对女性的社会角色和性别角色的关注。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凭借这样一系列的作品,辛迪·舍曼成功跻身世界最出色的女性艺术家的行列。

事实上,舍曼的摄影也正是这个时代为女性哲学而讲的故事。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1954年,辛迪·舍曼生于美国新泽西州的格伦里奇。作为家中五个孩子里最小的孩子,她并没有得到家人太多的关爱,而是终日与电视机里的肥皂剧为伴。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和绝大多数喜欢把自己变美、变得讨人喜欢的小女孩不同,舍曼从小就不是个“循规蹈矩”的姑娘。

她羡慕那些穿着高跟鞋、大红唇的性感女人,想要模仿她们,可在保守的家中,化妆是一件禁忌。因而偷偷描眉画眼,成为小舍曼反叛传统和寻找存在感的一种方式。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她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别人”,她常穿母亲和祖母的衣服玩,也会偷偷拿出母亲的口红粉底,往自己脸上疯狂涂抹,只是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像另一个人。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舍曼的这些的“不安分”举措,让保守的家人实在愁得不行。

因为他们希望舍曼能做一个所谓的真正的淑女。

殊不知,多少孩子都是从小就被逼着活成父母想要的样子。

而舍曼,也同样是一名在青春期时就被“驯化”为通俗文化的受害者。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1972年,舍曼来到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主修绘画。

大学时代的她,延续着儿时的爱好,常常跑到折扣店、古着店,淘旧衣、老首饰、假发。然后把自己打扮成各式各样的人物,在镜前摆拍和参加社交活动。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但那时的美国社会全盘反对浓妆艳抹。

只有不施粉黛的女人,才被视为大学中有教养和先进的女性。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可怜的舍曼,再度处于通俗文化的边缘。每当她低落的时候,她就会把自己关起来,沉浸在化妆中,通过伪装与社会隔离。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所幸这个小秘密,除了她自己,只有当时的男友罗伯特·朗格知道。

也是在她男友的启发下,舍曼把她的自我疗愈,转变成了观念艺术作品。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某天,罗伯特·朗格对她说:“既然你愿意花那么多时间站在镜子前装扮各种角色,为何不把自己做的这件事拍下来呢?”

因为罗伯特的建议,舍曼豁然开朗,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艺术创作方向。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于是镜头中的舍曼,从带着复古眼镜、留着乖学生头的女孩,变成烈焰红唇、华丽颓废扮相的女人,完全判若两人。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舍曼屈身于自己杜撰的角色,在摄影镜头前忘我表演。

而这些幻想,完全发自内心。

后来,她的这些“女人”形象,也触动了越战后美国文化中脆弱敏感的神经,与当时大行其道的女权运动不谋而合。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随着《无题电影剧照系列》的发表,当时还不满30岁的舍曼,轰动了整个西方艺术界。

连安迪·沃霍尔都由衷地感慨:“她天生就是一个演员”。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无题96号》,2011年5月11日佳士得拍卖会上,辛迪·舍曼的这张摄影作品创造了当年摄影作品交易的最高纪录389.05万美元

她扮成别人的样子,拍出“说谎”的照片,嘲讽那些存在并操纵女性的东西。

从早期希区柯克式电影里的那些黑白女主角,到后来她在艺术创作里融入自我刻意的浓妆中,

舍曼始终都在呼唤着:女人们应该尽情地追求自我。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美国女人性解放得早,可再解放也没解放到把性事搬上台面。

舍曼则在那个年代爽快地告诉世人:谁也没必要遮遮掩掩地避开那档子事。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舍曼就是要用一个个浮夸的故事,来向世人宣示她的哲学。

而这个哲学的语言是:我们(女人)是受压迫的一个群体,我们没有男人所拥有的身份、地位、薪水、受教育的机会……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可惜,愚蠢的人类,总是喜欢扭曲一些原本应该舒展的生命。

30岁前,舍曼受够了条条框框约束的苦;30年后,轮到她用自我来碾碎世俗的枷锁。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所以,辛迪·舍曼犹如先知般地在半个世纪前,在她的镜头前,用自己讲述着这个时代的女权隐喻。

告诉着全天下处于弱势群体的女人们:你,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当我们再回过头来淡定地审视辛迪·舍曼的人生,不难发现她超前于时代,或者三五年,或者几十载。

人们以为她不伦不类,但过了那个时间段,日后自然要拜服于她的远见真知。可以说,辛迪·舍曼的颠覆,五十多年来未有人能撼动。

自拍的境界:我可以成为任何人

或许,我们总有不尽如意的过去,但人生本就是在反复的修修补补中、始终无法填满的缺憾中不断完善。

人心很脆弱,甚至有些残破不堪,但你若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正视淋漓的鲜血。

即便是讨人厌的雀斑,长在脸上也可以很美。

因为你受过所有的伤,最终都会成为你的勋章。

(图片来源于私房艺术)

责任编辑:段颖 CC00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