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历史 艺文 博览 守艺 观察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24楼影院 2019-08-15 17:04:30
A+ A-

原标题: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8月13日是著名悬疑导演希区柯克(1899年8月13日-1980年4月29日)诞辰120周年纪念日。

1888年,路易斯·普林斯放映了《朗德海花园场景》,这部严格意义上的世界首部电影,标志着电影的诞生。11年后的8月13日,阿尔弗雷德·约瑟夫·希区柯克出生于伦敦的莱顿斯通地区,一个位于查令十字街东北方向的郊区。从默片到有声电影,从彩色电影到3D电影,希区柯克目睹了电影概念的变迁和电影技术的进步,并且从来都是紧跟潮流,甚至将车厢甩开,遥遥走在列车的前方。

他一生曾五次提名奥斯卡最佳导演,却每次都失之交臂。1979年,他终于迎来了奥斯卡终身成就奖。这份迟来的荣誉并没有陪伴他多久,第二年春天,希区柯克去世。那些恐怖、悬疑、充满挑逗性的经典影像并没有随着作者的离世一并消亡,而是作为一种经验留存在后代导演的作品中。

暴力、性与浪漫是贯穿希区柯克电影的主题,承载这些主题的是充满悬念、刺激气味的悬疑故事。他所有的作品都带着深刻的导演印记,熟悉他作品的人都能认出那些重复出现的镜头语言和视觉符号——他借此表达自己对于人性中的善与恶相互作用的痴迷。

可以说,几乎没有悬疑片导演敢说自己在创作上没有受过希区柯克的影响。

“从十六岁开始,我就看电影报刊”

这位日后的电影大师在年少时并未表现非凡。希区柯克生长在一个罗马天主教家庭,这在当时的英国几乎是一件怪事。他就读于当地耶稣会办的学校,“或许正是在耶稣会学校期间,我的恐惧感加深了,我总是待在一边。”

“为什么?”

他自问自答:“也许出于对肉体的恐惧。”

当时的耶稣会学校有体罚学生的习惯,因为害怕惩罚,学校经历并没有带给他太多的快乐。他曾说小时候从来没有玩伴,被责备为“相当心不在焉的学生”,成绩平平,独来独往。年幼的希区柯克常给自己发明游戏,要不就琢磨地图与火车时刻表,还经常跑去法庭旁听刑事案件的审判。他是家里的老三,尽管有一个大他九岁的哥哥和大七岁的姐姐,但巨大的年龄差让希区柯克更为孤独。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他的父亲威廉·希区柯克是一家蔬菜水果店的老板。希区柯克五岁的时候,曾因犯了一个小错误被严厉的父亲要求去警察局送一张字条,年幼无知的他不假思索就把便条给了警官,随后立即被送进一个小房子里关了十分钟。警察对他说:“我们就是这样对待调皮小孩的!”

这成为日后希区柯克时常挂在嘴边的事情,被视作他的童年阴影,并被用以解释他为什么不信任警察以及其他穿制服的权威人士。

在希区柯克的多部影片中,都存在一个因无知或误解而被当做疑犯的无辜之人。在1956年的电影《伸冤记》中,亨利·方达饰演的音乐家被当做持械抢劫的罪犯蒙冤入狱。在1959年的《西北偏北》中,普通的广告商人罗杰被莫名其妙地绑架,还被绑架者冠以一个他未曾听过的名字。

“从十六岁开始,我就看电影报刊。”希区柯克提到自己从小就对戏剧、电影有着极大的热情,他常常在晚上独自跑去看首演。在他成长的十多年里,电影从偶然的实验产物演变为独立的艺术形式;到了他成年之际,卓别林已经成为第一位世界电影明星。

在伦敦大学学习艺术期间,希区柯克已经在亨利电报公司为广告部画插画,这为他积累了电影制作的经验。

1920年,刚满21岁的希区柯克初入电影界,开始的时候他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字幕设计员,不久后,他自荐进入美国拉斯基明星公司设在伊林斯顿的一个制片厂,并从字幕设计员升到主任的职位,进而开始指导拍摄无对白场景。

1922年底,希区柯克开始执导首部电影《第十三号》,却因资金链断裂未能完成。之后他在别的电影中陆续担任助理导演、副导演等。直到1926年,希区柯克终于迎来了他独立执导的首部作品《欢乐园》。然而这部处女作的拍摄可谓历经坎坷,剧组一度连买胶片的钱都拿不出来,好不容易拍完又因制片厂领导不满意而禁止其发行上映。但旋转镜头、悬疑元素、表现主义等希区柯克电影元素在这部稍显稚嫩的处女作中已经得到初步展现。

作为电影导演,希区柯克的职业生涯总算踏上了正轨。

“英国幽默是非常表面的,它有局限性。”

倘若以1939年为界,希区柯克的电影生涯可以被粗暴地分成英国时期和美国时期。

《房客》于1927年上映,这部电影常被认为是首部真正意义上的“希区柯克式影片”,德国表现主义与影片完美结合。希区柯克有一个怪习惯——他热衷于在自己的电影里跑龙套,而他的龙套首秀,正是《房客》中只出现了一个背影的报社编辑员。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房客》 1927

在《房客》之后,第二部希区柯克式影片是《指环》。影片首映时,希区柯克称有一个做得很好的蒙太奇场面获得了观众喝彩,这部电影在拍摄技法上也有了很大的革新。在早期的希区柯克电影中,他本人最爱的是《女人对女人》,此片确实也获得了票房上巨大的成功。

希区柯克曾毫不遮掩地表露对英国电影的鄙夷态度:“在电影史的开端,电影艺术受到知识分子的极端蔑视,在法国是如此,在英国更甚。任何一个受到良好教养的英国人,都不会让自己走进一个电影厅。”

这并非偶然。与大洋彼岸的美利坚相比,二十世纪初的英国是一个文化保守的国家,无论是保守的生活、严苛的常规,还是强烈的阶级意识和贵族文化,都给英国电影类型化进程和技术发展带来了极大的困难,甚至连英国的天气也被认为是“反电影技术”的。

“有名的英国幽默曾激发了那么多迷人的谋杀喜剧,却往往不能容许真正的激动。”法国导演特吕弗提到。对于当时的英国人而言,血淋淋的镜头、迂回的悬念和惊悚的情节被认为是不优雅的、不登大雅之堂的,甚至是趣味恶俗的,而希区柯克着魔的恰恰是这些东西。

在希区柯克的电影中,黑色幽默常常暴露于刀刃和鲜血之中。在他所展现的暴力场面里,前卫的思想和审美远超当时英国社会的普遍接受程度。

1944年,他拍摄《怒海孤舟》,此时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处于白热化,这部片的主题极为敏感:在一艘几平米不到的救生艇上,围绕“该不该处决那个击沉轮船的德国军人”,不同国家、种族的人展开了激烈争论。尽管最后他们还是将德国军人推下了海,但面对又一个被救上来的德国兵,他们该如何处置这个看上去无辜的年轻人?

希区柯克曾如此评价救生艇上的几个人:“他们就像一群围猎的狗。”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怒海孤舟》 1944

这部电影上映后因“政治不正确”遭到舆论攻击,而这种对于人性的批驳和拷问在现在看来仍然震撼。

希区柯克说:“英国幽默是非常表面的,它有局限性。”接着,他坦言在1927年之前从未踏进过一个英国摄影棚,英国电影职业化操作还处于很落后的阶段,“但我不是被好莱坞这个地方所吸引。我所愿意的,是进入电影制片厂,在那里工作。”

英国显然已经容不下这个野心满满的年轻人了。

1939年3月,39岁的希区柯克来到美国,从此,他才真正有了创作和经济自由,迎来了创作巅峰、名声和装满了钱的裤兜。

疯狂而战栗的镜头

“我向自己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要知道把摄影机放在一个能引起摄影师激情的角落里,它们能使场面产生最大的力量。形象之美,动作之美,节奏,效果,一切都应该服从和让位于情节。”

对于希区柯克而言,影像本身,便承载着电影所表达的大部分意义。

在和特吕弗的交谈中,他曾表露对默片的态度:“默片是最纯粹的电影形式,默片唯一缺少的东西,明显就是从人嘴里说出来的声音和音响。但这个缺陷并不能论证声音给电影带来了巨大的变化。我想说,默片缺少的东西不多,仅仅是自然声。因此,本不应放弃纯粹电影的技巧,就像有声片刚开始时做的那样。”

1929年的《讹诈》是希区柯克第一部有声电影,当影片播放到第八分钟的时候,才由警察说出片中第一句台词:“今儿下班挺早啊!”前八分钟,镜头从嫌疑犯的视线推拉到镜子,折射出镜子中的警察,直到他的手被警察抓住——影像细节和一气呵成的画面将气氛调动起来,而这一切都是脱离声音制造出来的。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讹诈》 1929

他曾表示,在写一部电影剧本时,必不可少地要区别对待视觉部分和对白部分,“只要可能,就更重视视觉效果而不是对白。无论对情节发展的最后选择是怎样的,都必须考虑最有把握地让观众屏息静气地观看。”

希区柯克对于视觉上的表达技巧更为严苛,几乎到了偏执的地步。而他确实将其玩出了花样,玩到了极致。

在《爱德华大夫》(1945年)中,希区柯克首次引入弗洛伊德的多重意识理论,例如用“门”这个意象表现心灵,为了展现片中的超现实主义梦境,希区柯克还专门请来了艺术家萨尔瓦多·达利为其设计场景图,画满了眼睛的背景让观众跟着男主角陷入了迷幻的梦境中。此外,在这部电影中希区柯克对主观镜头的运用游刃有余,梦的迷幻感通过大量的主观镜头得以渲染。这部电影最终获得了多项奥斯卡提名和出色的票房成绩,希区柯克名利双收。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爱德华大夫》 1945

作为希区柯克首部彩色电影,《夺魂索》(1948年)无疑是一部极具挑战的实验性电影。因为当时一本胶片最多只能拍10分钟,而希区柯克为了“一个镜头将片子拍完”,将每一个切镜用隐形的剪辑点弥补,巧妙地营造了“一镜到底”的幻觉。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夺魂索》1948

而令后世赞不绝口的是他在《惊魂记》(1960年)中的分镜设计,考虑到画面过于血腥,希区柯克决定将其拍成黑白片。浴室谋杀的场景成了电影史上的经典一幕,镜头的调动和蒙太奇的运用在当时都十分前卫,著名艺术家索尔·贝斯为其设计的分镜功不可没。

影片的最后,被捕的罪犯坐在板凳上,此时他再次出现了双重人格,逐渐显露的邪魅一笑冲击了观众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成了无数人的童年阴影。当时评论界对此褒贬不一,甚至有人说这是希区柯克导演生涯最大的污点,然而这丝毫不影响《惊魂记》在票房上的大获全胜以及惊悚片导演前赴后继的效仿、致敬。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惊魂记》 1960

曾有人问过希区柯克:“什么是麦格芬?”他回答:“是一个诡计。”

这也是希区柯克电影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所谓麦格芬(MacGuffin),就是指在剧情中有很大重要性,但却似是而非、子虚乌有的东西,它很容易让观众被故事情节带着走,陷入一种无法自拔的情绪,并产生强烈的共情。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三十九级台阶》 1935

在电影《三十九级台阶》(1935年)中,女人口中的“秘密组织”就是一个麦格芬。在希区柯克最为经典的作品《惊魂记》中,第一段落卷款逃跑的情节在后面的剧情中像被遗忘了一般,它使得整部影片充满着悬念,又是一个麦格芬。而在另一部佳作《美人计》(1946年)的骨架初步定好之后,希区柯克便急于寻找那个能够吸引人的麦格芬。

高超的镜头调动能力、超乎想象的惊悚气氛以及一个个“诡计”:希区柯克通过影像,便足以将观众的情绪完美地纳入他所创造的离奇世界中。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拍摄《美人计》时,希区柯克和演员加里·格兰特、英格丽·褒曼

金发女郎——暴力、性与浪漫

1927年的《房客》讲述的是一名连环杀手在伦敦街头猎杀金发女人的故事。随着标语闪烁出现,谋杀在夜里上演,银幕上写着:今夜奉上,金色卷发。往后,希区柯克在大银幕上对金色卷发的偏爱就从未改变。

随着电影进入彩色时代,希区柯克对于金发女郎更是执着。演员约瑟夫·科顿回忆说:“他(希区柯克)无法理解那些有幸与他合作却没有染发的女人。”

在影片中,这些“希区柯克女郎”有着统一的标准:美艳不可方物、富有幽默感,甚至一样的体型与心理形象——外表冷漠却内心火热、难以捉摸的神秘气质,甚至垂在耳边的发式,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无一例外,都是金发。指导金发神秘女郎表演时,希区柯克通常会给她们做三点要求:第一,尽可能降低声调;第二,减少不必要的手部动作;第三,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眼睛。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美人计》1946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惊魂记》1960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迷魂记》1958

很多人将其对女性的刻画定义为厌女症的表现,这个说法其实有失偏颇。他作品中的女性形象显然比同年代电影中的女性更聪明、有趣、有主见,尽管她们都顶着一头金色靓丽的秀发。他曾在和特吕弗的交谈中坦白最理想的女性——“具有上流社会教养的小姐”而非“脸上写满性感的玛丽莲梦露”,但他却希望这个“有教养的上流社会小姐”在被带回房间后能一反常态,转身便是“性欲强烈的人”。

可以这么说,希区柯克利用其作为一流导演的权力控制支配着他的金发女郎们。在片场,他对待女演员更是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情,但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了他让女演员进入角色的一个伎俩。

在拍摄《蝴蝶梦》(1940年)时,琼·芳登觉得男主角劳伦斯·奥立弗看不起她,但希区柯克并未多言。随着拍摄的进行,剧组的气氛越来越僵固。在一场戏中,琼·芳登被要求演一场哭戏,她跑到导演面前让他指导自己该如何表演,希区柯克转过脸来就给了她一记耳光。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蝴蝶梦》1940

晚期的“希区柯克女郎”蒂比·海德莉是模特出身。拍摄《群鸟》(1963年)的时候,因为特效成本过高,希区柯克只能委曲求全,请来的都是没什么名气的演员。在影片中,候鸟一拥而上,将女主角包围,蒂比·海德莉无处可逃,担心自己会因此被啄瞎。在接受采访时,她大胆地披露:“他(希区柯克)力图控制一切——我穿的、吃的和喝的。”但这段戏饱受赞赏,蒂比·海德莉的演技受到了希区柯克的肯定,并被选为他的下一部电影女主角。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群鸟》 1963

对于希区柯克“折磨”演员的做法,有着截然不同的评价。他曾露骨地说:“凡是演员都是牲畜。”作者史蒂芬·里贝罗在希区柯克传记《这不只是一部电影》中将其塑造为一个严厉的暴君,一个狡黠的名利觊觎者,尽管他本人对希区柯克的作品充满了崇拜。

在希区柯克执导的四十六部长片中,悬疑和心理惊悚占据着绝对主导地位,但他并非仅抱着猎奇的心态向观众讲述离奇故事。他擅于阐释性、爱情和暴力等主题,尤其擅长通过故事探讨两性关系。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在希区柯克的电影里,爱情通常被描绘为争夺支配权的战争,其中一位主角总试图去控制另一个的行为和思想。而支配者和服从者的角色在故事发展中不断转换,通常是无论片中角色还是观众,都无法完全分清究竟谁才是真正的主导者。由此,希区柯克最具标志性的特征诞生了——性和暴力的联系。

到了美国后,希区柯克便着手拍摄《蝴蝶梦》,这是一部英国电影,用的是英国剧本、英国演员,展现的是英国式的生活。特吕弗曾经对此作出高度评价,他认为这部电影的结构相当充实,仅仅通过谈论一个死去的女人、一具从来没有见过的尸体,就使人沉浸在巨大的压抑感中,并将男女关系置于性与暴力中进行审视。实际上在《蝴蝶梦》之前,希区柯克就已经拍过关于性与暴力的电影,比如早期的《房客》。

脆弱、敏感、容易激动的胖子

“他在观众心目中的形象很自信,玩世不恭;而如今我却觉得他真正的本性是脆弱的、敏感的、容易激动的,他深深地、切实地想要把自己的感受传达给观众。”特吕弗在对话录中对希区柯克做出这般评价。

当这名大导演将顶级面料订制的层层西装卸下,属于脆弱、敏感的另一面浮现了。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希区柯克和孙女

在他还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年轻导演时,一直被钱的问题困扰着。1925年的希区柯克正忙着拍摄处女作《欢乐园》,他带着剧组来到了慕尼黑,此前他甚至连外景都很少取过。

某个星期天的早晨,载着剧组的轮船抵达意大利的热那亚,但因没有事先申报而被海关人员没收了胶片。没了胶片怎么办?只能让剧组摄影师到米兰去买。但是对于当时的希区柯克而言,20英镑已经是大手笔。

拍摄期间,剧组必须租一只游览观光船供拍摄时往返使用,而仅10英镑的租金却让希区柯克难堪了,他说:“十点半钟,我掏出皮夹子,要给船夫小费。我的皮夹子空空如也。我一文不名了。”

在埃斯特别墅饭店,希区柯克的烦恼又来了。“我非常烦躁不安,因为好莱坞明星维吉尼亚·瓦利刚刚到达。我不想让她知道这是我第一次拍电影。而且不想让她知道我们没有钱,我们是一个陷入贫困的摄制组。”为了掩盖这个难堪的事实,希区柯克做了一件自己都认为“差劲”的事,他靠撒谎让未婚妻去借钱,才得意支付饭店的账单和车票。

尽管之后希区柯克的电影事业如日中天,他的裤兜里也不再空空如也,但令其尴尬不安的事情仍被当趣事讲述。《精神病患者》作者斯蒂夫纳曾谈及希区柯克,他说自己有一次将这位名声大噪的导演扔在一家旅馆外,希区柯克在那儿找不到出租车回家,他孤零零站在原地,吓得不知如何是好,正如他电影中塑造的人物一般。

令人意外的是,这个敏感脆弱的名导演非常在意自己的外形。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不知是好是坏,由于过度肥胖,希区柯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没有被征入英国军队。而同样因为肥胖,他从不敢当众露肉。有一次他在马拉喀什拍片,气温高达43度,现场的演员竟从未看他脱下过深色的外套,甚至连领带也没有松开过。

拍摄《讹诈》时,摄影棚宛若一个诺大的火炉,既没有风扇,也没有冰块,希区柯克竟还穿着黑色西装、紧紧的白衬衫、灰领带、黑袜子、黑鞋子。当灯光师将照明设备打开时,可怜的希区柯克差点晕了过去。

当红美男加里·格兰特是当之无愧的希区柯克“御用男演员”,从1941年的《深闺疑云》起,他四度出演希区柯克电影男主角,是和希区柯克合作次数最多的男演员,在《美人计》《捉贼记》和《西北偏北》中都塑造了经典的银幕形象。他肌肉发达、风度翩翩、端庄高雅,很多人认为希区柯克用加里·格兰特是一种对标志长相的渴望的强烈投射。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捉贼记》 1955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西北偏北》 1959

对此,希区柯克曾回应公众:“这真愚蠢,我照镜子时可没见到里面有加里·格兰特。”随即他又说道:“我平时尽量少照镜子,因为镜子里的我看上去总是那么陌生。但不知怎么的,他却老是出现在我的镜子中。”

这个脆弱、敏感的胖子,影响了一个世纪的影坛

骄傲、敏感、强大、脆弱、天才、专横……看似不兼容的特质同时出现在希区柯克身上。或许他就是这么一个奇迹般的存在——将阴暗与华丽、疯狂与柔和、商业和艺术融为一体,并推向极致,影响了足足一个世纪的影坛。

在生命快要结束的时光,他说道:“当我走进摄影棚时,无论是在好莱坞还是在伦敦,一旦沉重的门在我身后关上了,我分不出什么区别。一座煤矿总是一座煤矿。”

(图片来源于24楼影院)

责任编辑:段颖 CC00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