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历史 艺文 博览 守艺 观察

中国最懂契诃夫的人走了 他的离去让戏剧圈扼腕叹息

北京日报 2019-07-04 14:06:53
A+ A-

原标题:“我们在心里为他建起纪念碑”

中国最懂契诃夫的人走了 他的离去让戏剧圈扼腕叹息

童道明被业界誉为“中国最懂契诃夫的人”,他的遽然离去让戏剧圈扼腕叹息。昨天上午,濮存昕、王晓鹰、李六乙、孟冰等众多戏剧人到八宝山殡仪馆兰厅送他最后一程。

“明通契氏泽被世间,道济舞台嘉惠众生。”短短十六个字的挽联,概括了童先生简单又执著的一生。告别厅的大屏幕上,播放的大都不是童先生自己的影像,而是他参加各种活动时留下的照片。于是之、林兆华、英若诚、濮存昕、李六乙、王晓鹰、解玺璋……可以看出他与几代戏剧人都是朋友,其中有不少都是年轻人。“他晚年还坚持看戏,评戏,参加研讨会,我常觉得没有必要,但他说,这些重要的事我不参与不踏实。”著名评论家解玺璋说,童道明对于戏剧爱得深沉而执著。

童道明的身份是翻译家、剧作家、评论家,但是在很多戏剧人的眼里他更像是一位老师。中国剧协主席濮存昕原本计划去西藏参加活动,他特意改签了机票,赶来送行。他说:“不用想什么称谓,他就是我的恩师!要是没有他,我怎么会写书,还出两本书?”原来,童道明不仅仅在戏剧方面对他帮助很大,就连濮存昕出的两本书都是与他合作完成的。濮存昕透露,他们原本还计划着再出书,策划会都已经开过了。“虽然他离去了,但他对我们的影响一直会在,做事会不自觉地像他,我们在心里为他建起纪念碑”,濮存昕说。

对于剧作家孟冰而言,童道明也是戏剧道路上的一位老师。他回忆说:“童老师以前经常给我们上课,讲曹禺、讲契诃夫,讲曹禺讲到动情处,会沉默良久,甚至掉眼泪,他那种对戏剧深沉的情感感染了很多人。”作为评论家,童道明的宽容、谦和也让孟冰记忆深刻,“他看我们的新戏,深深地体谅我们创作的不容易,每次提意见都特别谨慎小心,生怕伤害到我们的创作热情。”

王晓鹰导演原本有一部戏在杭州上演,为了赶来送童道明,他特地在彩排结束之后飞回北京,参加完告别仪式又要直奔北京南站,坐火车回杭州去赶首演。他非常尊重童道明,不仅因为童先生曾经支持过他备受争议的《雷雨》,也因为童先生在译作上的追求。童先生将契诃夫的处女作《普拉东诺夫》翻译到中国,王晓鹰是第一个在国内执导该剧的导演,“童先生是研究契诃夫的专家,他本人也有着和契诃夫相近的人文气质和人文情怀,因此他翻译的剧本自带契诃夫的气质。随后在剧组排演中,他又会深入地给演员讲解契诃夫,让我们离契诃夫更近。”

导演李六乙则认为,童道明不仅是契诃夫专家,对曹禺的研究也非常深入。他的《北京人》专门请童道明讲课,“他对曹禺的研究其实被忽略了,他注意到了曹禺和契诃夫身上共有的悲悯情怀。”

前来送别的人们,心中也有不少遗憾。濮存昕和李六乙都遗憾于未能演出和导演童先生自己创作的剧本。“他很希望我们能参与他的作品,但总是因为各种机缘就错过了,这次送别也是一次道歉”,濮存昕说。

与童道明合作过多次的蓬蒿剧场负责人王翔说,童先生走得太突然,他的最新作品《演员于是之》正在排演,我们的制作人一直在和他沟通排演情况。据悉,7月9日,童先生的绝笔之作《演员于是之》将在蓬蒿剧场上演。

本报记者牛春梅,本报记者方非摄)

责任编辑:段颖 CC004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0%)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