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约前5000

  • 前1600年

  • 前770年

  • 前202年

  • 266年

  • 581年

  • 907年

  • 1271年

  • 1636年

  • 约前2070

  • 前1046年

  • 前221

  • 220年

  • 420年

  • 618年

  • 960年

  • 1368年

真实历史上李白的模样

2020-09-03 14:27:02

真实历史上李白的模样

李白是唐朝著名大诗人,是浪漫主义诗派的代表人物,号称“诗仙”。他的诗好不好,才华高不高,无需他人评定,但凡是读过他诗歌的人,总会为之折服。

公元762年,李白留下《临终歌》去世,享年六十二岁。李白到底是怎么死的,在后世有很多种说法。

有说李白是在宣城喝酒,醉死的。也有人说他是在当涂病死的,还有说他在当涂江上喝酒,喝醉了跳入江中捞月淹死的。不管是怎么个死法,反正伟大的浪漫诗人李白,活到六十二岁就死了。

《临终歌》

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

余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

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

不管是在当时还是后世,视李白为偶像,对他敬仰倍至的人从来就不缺。而有这么一位李白的崇拜者,曾下令让子孙后代,在李白去世之后都为李白守墓。

最让人感动的是,守墓人的后代,一直都遵循着祖先的约定,世代为李白守墓,就算到了今天也仍然在坚守。

这位下令让自己的子孙为李白守墓的人,名叫谷兰馨。

谷兰馨非常崇拜李白,李白晚年来到当涂,投靠自己的族叔李阳冰。谷兰馨就是这个时候,得以与李白结实,并且成为李白好友的。李白在登大青山的时候,夜晚常常宿在山脚下的谷家。

公元762年,李白去世。谷兰馨临死之前,交代子孙,李白的遗骸可葬于谷家的土地上。并下令让子孙,世代为李白守墓。从这时起,谷家人就成了李白的守墓人。

谷家子孙世代坚守这个约定,宋明时期曾有不少的谷家人外迁。但是在大部分谷家子孙迁走这时,仍然留下两个兄弟继续为李白守墓。

后来在战争中,李白的墓曾经因为战火波及,而有所损坏,谷家子孙也想办法恢复。文革之时,更是尽力保护,让李白墓免于“扫四旧”的厄运。

崇敬李白并不稀奇,稀奇的是谷家子孙后代,千年来一直都没有违背祖先的命令,坚持当初的约定。而这样的一份真心,一份坚持,十分令人感动!

李白

说起我国历史上那些著名的诗人,可能很多朋友们第一反应就是李白、杜甫、屈原、王安石等人了。只要说到唐朝的诗人,这李白、杜甫、白居易肯定是必不可少的,而李白无疑是唐朝名气最大的诗人了。世人们都尊称李白为“诗仙”,在近代,有说他是浪漫主义诗人的代表。李白所写的诗气势磅礴、在诗中有着很多盛唐时的气象,为世人津津乐道。

然而,围绕着李白却出现了上百个历史谜团,其中李白的身世就是众多谜团之一。我国历代学者都对这个问题做过深入研究,但依然没有得出一个极具说服力的结论。

李白的好朋友范传正,曾在自己的作品《唐左拾遗翰林学士李公新墓碑文》中提及李白。李白,单名白,字太白,他的先祖是陇西成纪人。由于战乱,他的家谱已经无法找到。据说,他是凉武昭王李暠的九世孙,隋代末年,因为天下大乱,家族有一支流落到了碎叶。自此李白家族人员散落,无法完全统计核实。唐朝神龙初年,李白家族人员才回归蜀汉,他的父亲叫李客,长年隐居山林,不愿入朝做官。

李白提及自己身世时,多次提到先祖。从李白的诗文中可以看到,他对自己的家人妻小都毫不避讳自己的皇族身世,可见李白确实很怀念自己的先祖,也对自己曾经的皇族身世感到无比自豪。但李白对自己近亲长辈少有提及,对自己的父亲更是只字未提。

这就有人大胆假设了。莫非李白父亲的身世和处境不可告人?

李白父亲是否犯了十恶不赦之罪?以至于李白都不愿意提及他,怕危及自己一家人的生命安全。

这种可能性是否切实,只有李白自己家人心知肚明,时隔多年,别人实在不好查证。

但拨开历史的迷糊,终究可以胡乱找一些尘埃,拼凑出一个似是而非的故事来。

那是则天顺圣皇后长安元年的某一天。那天,安西都护府辖区碎叶城发生了一件怪事。这天已临近傍晚,碎叶城还是烈日当空,太阳像发疯似的把沙土烤得嗤嗤作响。商旅似乎极怕这种天气,不敢轻易出门,但这世界总有不怕死的。

碎叶城守门卫士方才还说不会有商旅进城了,便见远处一支驼队荡着悠悠的驼铃,从大漠深处走来。当他们走近,碎叶城天象突变,狂风阵阵肆虐着大地,天地忽然灰暗阴沉得所有人都不认识。天边,风云变幻。一开始只能见到一条抖动的细长黄线,一转眼,那线条越来越宽,快速袭来。不一会,便见黄龙腾起,声如牛吼,嗷嗷地叫,又像闷雷滚滚。人群开始慌乱,乱纷纷找寻掩体。但沙尘滚滚,每个人都不免受到上天的恩赐,这时候反倒让人觉得天下公平至极。

负责守城的将士非常焦急,虽然眼见那商旅快到城下,但行动极其迟缓。如果不赶紧进城,那些人随时都有可能被沙土埋没。眼看着危险渐渐靠近,翊麾校尉裴旻终于下定了决心,只见他大吼一声:“有谁不怕死,与我一起出城将咱们同胞救回来。”这裴旻浓眉大眼,身体十分健壮,呼喊也极为深沉有力。他那一声吼,比在沙场上决战的冲锋更加悲壮。其他人被这一吼,几乎吓蒙。所幸久经沙场,对这悲壮已司空见惯。

裴旻话音刚落,便有几人响应。裴旻却没管那么多,一人冲入马厩,跨上战马。其他几人尾随其后,与他一同出城,朝商旅队伍奔去。靠近商队,为谨慎行事,裴旻还是先拱手向商旅队伍问道:“请问诸位从何处而来,将去往何处,所为何事?共有几人?”

只见商旅队伍中一名年轻男子走出来,拱手施礼道:“在下姓李,单名一个客字。我等本是大唐陇西纪成人氏,久居碎叶城,刚经商从大食归来。商队共计十六人,多是商友与家丁。因愚妇身怀六甲,故而走得较慢,不想遇到这等恶劣天气。”

裴旻笑道:“原来是同乡,幸会幸会。眼见这沙暴将近,大家快些进城吧。”说着,裴旻与其他将士一起出手相助。这让李客等人极为感动,还没到家却已经找到了家的感觉。

风沙在他们背后席卷而至,沙尘模糊了他们的眼睛,视野渐渐变窄。裴旻拿出从城中带出了防沙布,一人一块,遮住口鼻和眼睛。又拉出一根绳子,每人都必须牵住绳子。他们只能凭着感觉走,幸好已经距离城门不远,艰难地进入城内。李客等人进入城门之后,守城将士赶紧关上城门。此时城内风沙已经转强,守城将士也不得不撤回军营。裴旻将李客等人送至客栈,眼见风沙如此之强,也只得在客栈歇下来。直到此时,他们才清点人数与财物。这一清点才知道,还是有几个人埋在了沙尘中。李客不禁一阵叹息,所幸妻子在自己的保护下安全无恙。

李客妻子小名月娃,虽然身怀六甲,即将临盆,又在沙尘中辗转了许久,容貌依然光彩动人。由于她是中原汉人与突厥人混血所生,她的鼻梁较汉人女子为高,眼睛中泛着淡淡的蓝光,肤色晶莹,柔美如玉。李客将妻子送到房中休息,安排妥当后轻轻吻了下她性感的双唇:“月娃,你好生在这休息,方才那些军士帮助我们躲过风沙,还未曾感谢。我暂且下去,请他们喝几杯,权作道谢,稍后便回。”

月娃虽从小在塞外与中原之间往来,既有塞外胡人之血性,又有中原汉人之温情。听丈夫这么说,她微微一笑,便让李客去了。

李客祖籍本是陇西成纪,唐朝初年,其先祖因罪迁往西域,到那时已逾百年。他的父亲不愿自己后辈一直藏身于西域他乡,便时时想回来,但因种种原因,始终不得回到自己的家国。悲痛之下,李客的父亲便将自己儿子起名为李客,时时告诫他不要在塞外流连,早日回到自己的家乡。这李客长大后渐通世事,便欲回归。而此时夫人月娃身怀六甲,再不回去,恐怕这一生都难以回去,便与夫人商量。

这李客的夫人月娃父亲是大唐商人,经常往来于大唐与西域。一次经商从大食回来,路与强盗,险些命丧他乡。幸好李客经过,经过一番打杀,救下他们。见李客武艺精湛又知书达理,便想招他为女婿,而恰好李客与月娃情投意合,便成就了这一段美好的姻缘。而听丈夫说要离开异国他乡,返回故国家园,月娃自然同意。

月娃父亲乃剑南道绵州人,而李客在中原并无亲眷,因此他们便与月娃父亲的商队一起回家,经碎叶转道入川。因月娃身体有孕,行动不便,所以行走比较缓慢。将近碎叶城时,那孩子似乎知道已然回国,想早点看到祖国大好河山,便折腾起自己的母亲来,所以行动更加迟缓,眼见得沙尘暴袭来却也无能为力,若不是裴旻等人出手相助,真不知道会遭遇怎样的不测。

李客下楼,见裴旻等人正在喝酒,忙拱手道:“多谢诸位相助,否则真不知如何是好。也不知现在是否还有幸回到故国。”

裴旻见是李客,忙起身回礼。虽然裴旻与李客已经相识,但刚才风沙中忙着救人并未细细打量,见李客下来,这才看清楚。原来这李客如此英俊潇洒,只见他一身戎装,胸膛宽广坚实,方脸上浓眉俊目,神采焕发。

见礼后,李客忙招呼下人拿出大食运回来的葡萄美酒,不一会,酒便送到。李客亲自捧着酒坛,与众人斟酒,斟好酒,举起满满一碗酒朗声道:“再次感谢诸位相助,这葡萄美酒乃是西域佳酿,若蒙诸位不弃,与我等痛饮如何。”

裴旻见李客豪气干云,意气甚是相投,忙举起酒碗与李客干杯,其他人也纷纷一饮而尽。李客与裴旻相谈甚欢,不觉便过了两个时辰,都有了醉意,裴旻等人见时辰已晚,便告辞返回军营。

此时沙尘暴已经停止,一轮明月从天山之上缓缓升起,在苍茫云海间若隐若现。远处一只羌笛悠悠吹奏,曲目似乎是《折柳词》,声音明亮,清脆婉转。裴旻醉梦中听到这虚幻迷离、动人心魄的声音,塞外戍边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诸多情感一齐涌上心头,顿时让他想起了遥远的家乡,家中的父母、妻子以及儿时的记忆。借着酒意,裴旻拔出陪他在塞外厮杀多年的祖传宝剑,随意挥舞。那剑舞得虎虎生风,在场的人都看得呆了。

送走裴旻,李客便回房休息,此时月娃已经熟睡,李客刚想脱衣,便听见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李客轻轻吻了下月娃的脸颊,便起身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女子,这女子十分漂亮,一弯柳叶眉下双眼泛着淡淡的月光,唇红齿白,身材匀称,丰乳肥臀。一袭白纱覆盖在长裙之上,似乎想将男人对她身体的欲望挡住,但这却似乎是欲盖弥彰,让人更加欲罢不能。

见李客开门,那女子忙欠身道:“小女子沈媛,江南扬州人士,方才见官人气宇不凡,甚是仰慕,不知肯与小女子一饮不?”

李客见妻子月娃已经熟睡,而今夜皓月当空,长风万里,若是错过,甚是可惜,但他终于还是拒绝了女子的好意。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
责任编辑:费琪 H223

热点历史文章

李世民手下名将排位 李世民手下名将的结局

李世民手下名将结局 李世民手下名将排位

李治是否被武则天架空了?李治手中有没有实权?

武则天皇后政事女皇皇位臣子国家皇帝
浏览更多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