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约前5000

  • 前1600年

  • 前770年

  • 前202年

  • 266年

  • 581年

  • 907年

  • 1271年

  • 1636年

  • 约前2070

  • 前1046年

  • 前221

  • 220年

  • 420年

  • 618年

  • 960年

  • 1368年

揭秘:唐太宗李世民晚年变坏 成了昏庸荒淫的暴君

2020-08-12 10:52:01

李世民(598.1.28或599.1.23—649.7.10)是唐朝第二位皇帝(626—649年在位),政治家、战略家、军事家、诗人。李世民聪明果断,擅长骑射。隋末大乱,李世民首倡晋阳起兵,拜右领军大都督,受封敦煌郡公,领兵攻破长安,拜尚书令、光禄大夫,受封秦国公、赵国公。唐朝建立后,领兵平定薛仁杲、刘武周、窦建德、王世充、刘黑闼等割据势力,为唐朝的建立与统一过程立下赫赫战功,拜天策上将,封秦王。设立文学馆,笼络四方人才。武德九年六月初四日(626年7月2日),发动“玄武门之变”,杀死隐太子李建成和巢剌王李元吉,册立为皇太子。八月初九日,唐高祖李渊退位,李世民即皇帝位,年号贞观。在位初期,听取群臣意见,虚心纳谏。对内文治天下,厉行节约,劝课农桑,实现休养生息、国泰民安,开创“贞观之治”。对外开疆拓土,攻灭东突厥与薛延陀,征服高昌、龟兹和吐谷浑,重创高句丽。设立安西四镇,与北方地区各民族融洽相处,获得尊号“天可汗”,为唐朝后来一百多年的盛世局面奠定重要基础。

可以说唐太宗李世民是中国历史上“千古一帝”,被后世当作皇帝中的楷模。李世民最人人们称道的是“善于纳谏”,在“家天下”的封建帝王时代,这种“从谏如流”品质是难能可贵的。但是李世民也是肉眼凡胎,在开创了“贞观之治”后,尤其是到了他的晚年,李世民一点一点“变坏”了。各种人性的弱点都暴露了出来,没有早年那种励精图治的工作作风和“从谏如流”的胸怀了。李世民一点一点“变坏”并且越来越昏庸甚至荒淫。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揭秘:唐太宗李世民晚年变坏 成了昏庸荒淫的暴君

一,堵上耳朵,厌恶诤臣。

《新唐书》、《旧唐书》都记载了文德皇后长孙氏,曾怎样拐弯抹角地哄骗盛怒之下的李世民。因为魏征多嘴多舌,处处制肘,皇帝感到不舒服,甚至在背地里恼羞成怒,一边骂街,一边动了杀机。若非乖巧的文德皇后拽出“明君贤相”的“高帽儿”来拍马屁,恐怕魏征早就做了刀下鬼了。由此看来,李世民并非心甘情愿地“纳谏”;骨子里却满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货色。常说“屁股决定意识”——有什么地位,就是什么脾气。有多大权力,就有多大的兽性。皇帝主宰世间升沉,他们才不愿意找几个自以为是、指手画脚的“干爹”供着呢。

李世民身边能够直言的大臣不下三十多名,尤其是魏征,先后写了十多万字的意见书,涉及事务多达两百多件。即便如此,仍不免热脸贴上冷屁股,魏征明显地觉察到,皇帝变了,“渐恶直言”。贞观十二年三月,李世民亲御两仪殿,魏征毫不客气地说:“一二年来,不悦人谏,虽黾勉听受,而意终不平,谅有难色。”这些话,李世民根本就听不进去,他变本加厉地以我为中心。他一意孤行,建飞山宫,刚开始就警告群臣:“若不为此,不便我身。”并且为自己狡辩道:“百姓无事则骄逸,劳役则易使。”翻译过来,无非是说,老百姓都是贱骨头,应该给老子当牛做马。这简直是强盗逻辑,明摆着,叫满朝文武乖乖地闭嘴。

尤其到了贞观中后期,李世民的昏庸改变了整个贞观之治的画风。唐太宗开始对朝廷中的文武百官们横生猜忌,认为他们都不忠于自己了,再加上先前这些大臣也有反对过自己,所以李世民不分青红皂白地就会问他们的罪。谏臣刘洎官拜门下省侍中。贞观十九年,李世民怀疑刘洎背后褒贬自己,便抓了个“谋执朝衡”的罪名,逼刘洎自杀了。慢慢的李世民再不广开言路了,对忤逆自己的官员,李世民要么将其贬黜为庶民,要么就将他们全部杀死,就这样,李世民在短短时间内就在朝廷上大肆的杀戮,搞的整个朝廷上下人人自危。李世民晚年只宠信类似于长孙无忌这样的关陇贵族,并且还只喜欢对自己阿谀奉承的人,比如褚遂良。

揭秘:唐太宗李世民晚年变坏 成了昏庸荒淫的暴君


二,大兴土木,穷奢极欲。

最耗费民脂民膏的无非两件事:一,大型土木工程;二,连年战争。如果战争不可避免,倾举国之力征讨,也没什么不合适。但是,大兴土木,只为一人声色犬马,就属于贪暴行为了。李世民恰恰乐此不疲。他亲自抓基建,在长安、洛阳等地,营造规模宏大的宫殿。贞观二十一年(647年)四月,李世民嫌京城闷热,便在临潼骊山顶上修筑了翠微宫。三个月之后,又指责宫室小气,辱没了大唐威仪,便重修了玉华宫。一句话,耗费白银数以亿计。位于东都的“洛阳宫”本是隋炀帝吃喝玩乐的地方,李世民遂接管过来,“营造不已,公私劳费,殆不能堪”,连同“飞山宫”在内的庞大建筑群,豪华气派,极尽奢靡。整座工程,都是黄金白银乃至能工巧匠的生命堆起来的。

贞观十六年,唐太宗下诏,明令太子所用之物,其他部门不得限制。口子一开,鼎铛玉石,暴殄天物的现象越来越严重,无上限消费,怎么能不浪费呢?

这些讨人嫌的烂事儿,连李世民自己都觉得过分。648年,即其临终前一年,他亲自为太子李治撰写了《帝范》十二篇,其中明确写道:“吾居位以来,不善多矣。锦绣珠玉不绝于前,宫室台榭屡有兴作,犬马鹰隼无远不致,行游四方,供顿烦劳,此皆吾之深过也,勿以为是而法之。”显然,皇帝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他本人可以倒行逆施,对儿子就要说实话了。他希望李治,不要效仿自己,做个贤明的君主,必须有节制、有约束。

三,贪恋酒色,搜罗美女,连弟妹都不放过。

醇酒妇人温柔乡——这些人生庸常的快乐,是历史伟人极少幸免的缺憾。李世民晚年,暴露出了形形色色的动物性,尤其对少女、美色贪得无厌。贞观十年(636年)六月,年36岁的长孙皇后死了,李世民去了一根“贤内助”,他愈发表现出贪恋酒色的本性。他从来就没有中断过搜罗美人,充塞内庭。后来的武则天也是这个时期进宫,当时,小姑娘仅仅14岁,由于貌美乖巧,很快变成了“才人”——皇帝末流的小老婆。为满足欲望,李世民连弟妹都不放过,弟弟齐王元吉死后,弟妹杨氏迅速成为李世民的枕边人。庐江王被杀后,他的爱姬也被迫钻进了皇帝的被窝儿……肆无忌惮的性生活,掏空了皇帝的身体,这加剧了他健康状况的恶化。

揭秘:唐太宗李世民晚年变坏 成了昏庸荒淫的暴君

李世民闹得太出格儿了,游猎巡幸,花天酒地,坊间民怨渐起。贞观十五年,羽林军哗变,卫兵们“夜射行宫,矢及寝庭者五”,他们天真地希望李世民别再游幸了。最终,这些卫兵获“大逆罪”,处死。但是,也能从侧面看到,这位著名的贞观天子,已经堕落到了什么地步。

四,干涉史官,沽名钓誉,小老婆都瞧不起。

唐朝是修史最活跃的时期,《南史》、《北史》、《隋书》,相继完成。李世民太在乎生前身后名了,他不但关心“兴替之鉴”,还干涉史官的独立性。按说,皇帝日常的鸡零狗碎都有专人记述,以备将来编入国史。因为婆婆少,没顾及,这些记录一般较为客观。皇帝后妃,谁也不好意思打听记录的细节和倾向性,历来的传统和潜规则也不允许皇权干涉。李世民偏偏要打破常规,不但过问史官记述的内容,还暗示他们“秉笔直书”。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极为跌份儿。司马光痛斥这件坏事,他认为,心虚的李世民强索起居注,给唐朝后来的皇帝开了个恶劣的先例。这种举动,连小老婆武则天都撇嘴。

李世民晚年,最新于“延年之药”。每个人都有长生不老的梦想,何况皇帝?可惜,他太虚弱了,病情不断恶化。649年孟春时节,终于不治身亡,享年52岁。在盛唐的钟声里,一个时代悄然谢幕。

五、迷信丹药

除此之外,晚年的李世民还变得贪生怕死起来,他对死亡可以说有着一种远超于任何人的巨大恐惧感,他放不下这后宫三千佳丽和荣华富贵。有一次,李世民得了一场风寒,本来只是一个很小的病,可李世民却偏偏认为这将是置自己于死亡的重病,于是便放弃了御医们开的药方,而是下令国内的修道者们为自己炼制丹药。

这个举动搞的大家都莫名其妙,因为按照御医所说这个病只要稍微医治一下就可痊愈,可李世民偏要大费周章地找天下的修道者来为自己治病。后来,李世民嫌弃这些修道者的修为不够,于是便辛辛苦苦地去印度抓了一个和尚来。

李世民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对这个和尚十分的相信,而且还像对待上宾那样对待他,让他一下子就成为了皇上身边的红人。一年之后,这个和尚制作出了一个药丹,还说这个药丹吃了以后可以长生不老是一个仙丹,让李世民赶紧吃。李世民听信了和尚的话,认为他不会欺骗自己,于是便吃下了这颗丹药,最终他因为这个丹药中毒死亡,享年52岁!由此可见,一个皇帝能做到这种地步,他是得多么的昏庸啊。

李世民28岁登基,在位23年,文治武功,千古罕有;可惜,晚年变坏得太厉害,甚至到了昏庸荒淫的境地。当然,这只是伟大人物的另一面,并不防碍李世民作为“千古一帝”的历史地位。人,就是这样是是非非,一人多面。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
责任编辑:费琪 H223

热点历史文章

李世民手下名将排位 李世民手下名将的结局

李世民手下名将结局 李世民手下名将排位

李治是否被武则天架空了?李治手中有没有实权?

武则天皇后政事女皇皇位臣子国家皇帝
浏览更多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