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约前5000

  • 前1600年

  • 前770年

  • 前202年

  • 266年

  • 581年

  • 907年

  • 1271年

  • 1636年

  • 约前2070

  • 前1046年

  • 前221

  • 220年

  • 420年

  • 618年

  • 960年

  • 1368年

欧阳修被指与外甥女通奸 被贬后成就名篇《醉翁亭记》

2020-08-05 17:02:38

再是庆历三年(1043年),范仲淹、韩琦等人推行“庆历新政”,继续提出限制冗官和提高效率,欧阳修作为谏官再度参与其中,提出“改革吏治、军事、贡举法”等主张。两年后,守旧派占上风,新法又遭失败,近不惑之年的欧阳修,再贬滁州(安徽滁州)。

从而立之年到不惑之年,欧阳修积极革新,却两度被贬,令人扼腕。相比起政治郁不得志,更令欧阳修感到奇耻大辱,也让政治对手攻讦不止的,是一桩家庭伦理传闻,是为欧阳修贬滁的直接原因。

早年,欧阳修的妹妹嫁张龟正,不久守寡,带着张与前妻之女投靠欧阳修。欧阳修抚养此女成人,嫁其于堂侄欧阳晟,原本好事一件。殊不知,外甥女张氏与家仆私通,就揪送官府后,竟“和盘托出”未嫁时与欧阳修有“不伦之情”。据宋人王铚《默记》载:“张惧罪,且图自能免,其语皆引公未嫁时事,语多丑异”。

欧阳修与张氏虽无血缘之亲,却有辈分之实,但在伦理纲常极度推崇的宋代,无异议一颗舆论炸弹,将欧阳修推上“乱伦”风口浪尖。欧阳修上书自白,却难辩其污,究其原因有二:一则指控来自外甥女本人,且极度私密之事,难以自证清白;二则,政敌借机坚决弹劾,搜罗出欧阳修一首艳词《望江南》,“江南柳,叶小未成荫。人为丝轻那忍折,莺嫌枝嫩不胜吟。留着待春深。十四五,闲抱琵琶寻。阶上簸钱阶下走,恁时相见早留心。何况到如今”,证明欧阳修对外甥女早有“轻佻暧昧”。

欧阳修

欧阳修

欧阳修青年时颇风流放任,确有不少艳词,但这首词是否真与张氏有关?已无从可考。进一步假设,张氏指控不实,欧阳修也有家风不正、教养无方之责,再不堪一代道德典范。

朝堂非议喧嚣,政敌落井下石,欧阳修污名难洗,宋仁宗一纸诏书,欧阳修贬滁州知州,时年39岁。这次“乱伦”非议,加之新政失败,将不惑之年的欧阳修推到了精神谷底,他在江淮之地的滁州自号醉翁,借酒浇愁,寄情山水,无意间写下了流传百世的《醉翁亭记》。

《醉翁亭记》(节选)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太守归而宾客从也。树林阴翳,鸣声上下,游人去而禽鸟乐也。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

这首《醉翁亭记》特有韵律,连用二十一个“也”字,达到了艺术成熟的高峰,将欧阳修慵懒轻松的人生态度,以及“为政宽简”的施政理念,融入滁州琅琊山美景中。欧阳修的人生态度看似消极,却契合“无为而治”“治大国如烹小鲜”老庄思想,滁州反而被治理得井井有条。

《醉翁亭记》以深刻笔力描写了滁州琅琊山朝暮四季变化,犹如朝堂政治的风云变幻;而自号醉翁宴饮,全文以“乐”字贯穿,则体现了欧阳修无意党争,放浪形骸,寄情山水的情怀。此篇绝世美文背后,也隐藏着欧阳修的难言苦楚,四十岁盛年却以醉翁自号,“饮少辄醉”“颓然乎山水之间”,都深刻烙印着无法排遣的心灵创伤。

“苍颜白发,颓然乎其间者,太守醉也”——对欧阳修来说,改革失败,亲人告发,两次被贬,或许唯有美酒可以解忧,山水可以沉醉吧。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

热点历史文章

梁山好汉中三位女将的最后结局

孙二娘,扈三娘,顾大嫂

梁山好汉戴宗的最后结局

戴宗最后结局梁山好汉戴宗的结局
浏览更多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