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约前5000

  • 前1600年

  • 前770年

  • 前202年

  • 266年

  • 581年

  • 907年

  • 1271年

  • 1636年

  • 约前2070

  • 前1046年

  • 前221

  • 220年

  • 420年

  • 618年

  • 960年

  • 1368年

书画

曹操为何对祢衡等知识分子下杀手?曹操一生杀了多少人

2020-08-05 17:02:36

在东汉末年这样一个时局混乱的动荡年代,曹操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统一中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实行的“唯才是举”的用人机制。曹操为了能广泛地吸收和笼络文人名士,哪怕这些人把他骂得狗血喷头,他也“爱怜其才”,赦之不咎。然而,曹操却对几个有才的文人表现出了让人惊讶的言行举动,对他们上演了一场场侮辱、屠杀的惨剧。这让众人不由得发出疑问:标榜爱惜人才的曹操为何会这样做呢?

祢衡是一个纯粹的文人,但是他自恃其才,不知天高地厚,甚至目中无人,狂悖不羁。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位丝毫不懂政治的文学青年,竟然在曹操面前出言不逊,大放厥词,引起了曹操的强烈愤恨和不满。对付这样一个不识时务、蔑视权贵的酸腐文人,曹操有自己独特的一套办法,那就是通过“不命坐”、“令为鼓吏”和“不起身相送”等方式,在礼法上有意怠慢,在人格上极力羞辱。

当然,曹操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如果他杀了祢衡,定会让其他文人心寒,于是他开始“借刀杀人”,派遣祢衡到荆州出使,结果因出言不逊被一介武夫黄祖砍下脑袋。

曹操为何对祢衡等知识分子下杀手?曹操一生杀了多少人

与三国“愤青”祢衡不同的是,孔融不仅仅是文学家,更是一位政治家。作为孔子的二十世孙,孔融官高名远,众望所归,顺理成章地成为知识分子的一代领袖。名士出身的孔融向来看不起曹操,丧失地盘来到许都后,孔融认为自己是在为汉献帝做事,而不是为曹操效劳,不买曹操的账。这让大权在握的曹操觉得很窝火,萌生杀掉孔融的念头。但是由于北方局势还不稳定,加上孔融的名声远播,曹操不便对他怎样。到了建安十三年,北方局面已定,曹操在着手实施他的统一大业的前夕,为了排除内部干扰,便授意部下诬告孔融“欲规(谋划)不轨”,又曾与祢衡“跌荡放言”,将孔融杀害弃市,连他的两个儿子也未能幸免。

第三个被曹操杀掉的人是崔琰,他虽然算不上是一个完全的文人,但他却代表着当时整个贵族集团,也代表着聚集文化精英的士大夫阶层。崔琰表面上归顺曹操,但打心眼里不服,尤其是对曹操自封魏王这种僭越行为更是义愤填膺。对于经自己举荐却赞同曹操称王的门生杨训,崔琰忍无可忍,索性以前辈的口气给杨训写了一封义正词严的书信,里面竟有“时乎,时乎,会当有变时”的“反句”。曹操知道后,勃然大怒,将其关押。可崔琰在关押期间非但不老实,竟然还“通宾客,门若市人”,与那些不肯降服的士大夫阶层搞反动聚会和非法活动,这是曹操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的,于是利用“文字狱”的方式除掉了这位爱出风头的名流。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曹操一方面实行“唯才是举”,吸收、笼络和重用知识分子,一方面又坚持“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的用人原则。对于愿意臣服归顺于自己的文人,曹操可以给他们高官厚禄,可以与他们推心置腹,尊重爱护;可对于那些不肯服膺归顺,不愿与自己合作,甚至另怀心思的知识阶层精英,曹操不惜背上屠杀知识分子的千古骂名,也要对他们下狠手、下毒手,做到杀一儆百,肃清他通往帝王之路的阻碍。

曹操一生杀了多少人

谈到三国的历史,则不能不提到曹操,有很多史学家甚至说,没有曹操就没有三国,是啊,如果没有曹操,东汉末年那样的一个局面,也许就不是三国,而是十国、二十国,天下早已大乱不治,而刘备也许依旧只能奔走于各路诸侯之间,还要被各路“英雄”耻笑为“织席贩履之小儿”,也不会得到“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这样的惊世评价而得以展露雄才了,而孙权,恐怕还没等羽翼丰满,就要被袁术等人灭之殆尽了,也就不会再有“生子当如孙仲谋”的雄距一方的气势了。正是曹操,消灭了那些割据称王横霸一方目光短浅的各路诸侯,同时也使刘备孙权这些真正的英雄得以从淤泥浑水中展露出来,演绎出一段近百年的波澜壮阔的历史。

那曹操何以有如此大的成就,《三国演义》却给出了一个解释,那就是曹操是个奸雄,凭借着“奸”和“雄”取得的成就,奸雄这个称谓曹操自己都不回避,可《三国演义》包括宋朝和宋以后的民间文人对这个奸雄的解释可实在不好了,“奸”呢,就是说曹操是个奸臣,篡夺天下,并且为人狡诈,这个说法对吗?中国改朝换代的开国皇帝都是“奸”了?当时东汉末年,朝政混乱,百姓苦不堪言,东汉政府有所作为吗?又是谁平定北方恢复生产,使百姓从苦难中解脱出来呢?所以,说曹操是个奸臣,篡夺天下,有何道理呢?!

我们看看宋以前的人怎么评价曹操,《三国志》评曰:“汉末,天下大乱,雄豪并起,而袁绍虎视四州,强盛莫敌。太祖运筹演谋,鞭挞宇内,揽申、商之法术,该韩、白之奇策,官方授材,各因其器,矫情任算,不念旧恶,终能总御皇机,克成洪业者,惟其明略最优也。抑可谓非常之人,超世之杰矣。”还有,唐太宗的《祭魏太祖文》中写道:“帝以雄武之姿,当艰难之运,栋梁之任,同乎曩时,匡正之功,异於往代。”所以说,曹操不是奸臣,更没有篡夺天下,说他为人狡诈,自古兵不厌诈,他狡诈是对敌人狡诈,准确的说是对那些趁乱而起割据一方盘剥百姓的各路诸侯狡诈,对这些朝廷真正的奸臣狡诈,这些各路诸侯都是巴不得天下大乱而获得自己政治利益的政客,而决不是有平定天下使国家长治久安远大抱负的政治家,而曹操对那些真正的政治家、英雄却从不奸诈,不然他怎么会和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呢?并且还吐露了心声“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面对自己真正的敌手,如此而为,是小人之举吗?《三国演义》包括宋朝和宋以后的民间文人向来是尊刘贬曹的,尊刘无可厚非,贬曹则实不可取啊!那贬曹还有什么呢?那就是如何评价“雄”,小说中所说曹操的“雄”,则是指曹操如何杀人,甚至给人“以杀人不眨眼”“滥杀无辜”的恐怖形象,用以和刘备的宽仁对比,事实又是如何呢?

曹操一生确实杀过很多人,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战争不断,不杀人是不可能的,这个道理其实谁都懂,关键是他杀的什么人,怎么杀的人,因为什么杀人,如果真是滥杀无辜,那肯定也是要遭到唾弃的。其实关于这一点,史学家、文学家、小说家以及很多文人都有过很多评论,有骂曹操的,有替曹操辩护的,各种各样的言论,别的不说,仅这一点,就可以看到曹操这个人的魅力所在,三国的历史已过去一千八百多年,在这浩瀚的历史中,也出现过不少真正昏庸的统治者,杀人如麻更不在少数,而这些人似乎早已被人们遗忘,而曹操却总是被人谈起,评说其功过,他又没有象今天的明星那样炒作自己,这难道不是他的魅力所在吗?曹操杀的什么人?很多是他的死敌,要反叛他、谋害他、要制他于死地的人,这在当时的历史环境,又有什么错呢?他又是怎么杀的呢?很多处以极刑,可是,中国历史上,就是刑罚很严厉的,东汉时期更是如此,腕目、刖足、凌迟、满门抄斩,这是当时是很常见的,到了唐代贞观年间,才对死刑控制严格,可东汉末年的动荡代就只能是这样了?至于他为什么杀人,那就是那样一个时代,他平定天下扫平四海,客观上就是需要武力,他的目的很简单,铲除他的死敌,为此而杀人。

其实谈到这里,很多人会觉得这些话是强词夺理,我也觉得是如此,因为历史上这样杀人的人不少,也不值得人们去评说,甚至不值得人们记住,而世人痛恨曹操,并不是因为他这样杀人的缘故,而是因为他杀了很多似乎并不是他的死敌的人,所以认定他滥杀无辜,而其中又有很多文人,所以为后代的知识分子所痛恨,正因为这些人的死,使得后代的知识分子的贬曹到达了极至。那么他杀了哪些文人,《三国演义》提到了三个:祢衡、孔融、杨修。其他人不提,恐怕是提其他人达不到贬曹的目的吧,那我们也就说说为什么杀这三个人。

其实祢衡还不是曹操本人杀的,说是曹操借刀杀人,借刀也罢,怎么着也罢,至少不是曹操杀的,说明曹操还是有胸怀的,而且看透了祢衡,知道他到刘表那、到黄祖那早晚必死,那祢衡是什么样的人呢?其实很简单,要我说,祢衡就是中国行为艺术的始祖,艾未未都不如他,中共政权都腐败残暴到这个地步了,艾未未都不敢在国宴场合光着屁股给国家领导人看,人家祢衡敢,而且还敢对曹操破口大骂,更冤的是,今天的中共是彻头彻尾的流氓集团,打压艾未未,而当年的曹操和他的手下却是励精图治,去邀请祢衡展露才华一起安邦治国,你们说,曹操会怎么想?祢衡有才华,但他的才华都干什么呢?刘表也对他礼遇有加,他又是如何作的呢,对吧,曹操手下人才济济,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机深智远,各个为国为民进言进策,帮助曹操整顿吏治、兴修水利、发展农业,使饱受诸侯战乱之苦“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中原大地重新兴旺起来,而这时,祢衡在干什么,谁也不放在眼里,只会抓住他人才能不如他的地方,挖苦讽刺,如果他今天碰见中共这样的政权,这么做还有情可缘,可是他碰见的却是运筹演谋,鞭挞宇内的曹操,这么做那真是死有余辜啊!!曹操不亲自杀他,已经是宽宏大量了。

在看看孔融,一个自幼就有让梨的美名,同时又是孔子的第二十世孙,并且人品俱佳,才华横溢的人。曹操杀这样的人难道还不遭人痛恨吗?问题是先看看孔融做了什么,举个例子,建安九年的时候,曹操攻破了邺城,曹操的儿子曹丕做了件事,就是把袁绍的儿子袁熙的妻子甄氏纳为己有。孔融就写了封信给曹操,说“武王伐纣,以妲己赐周公”。曹操就回去翻书,翻来翻去翻不到,就写封信问孔融,典故在哪儿啊?历史上哪儿的记载啊?孔融说“以今度之,想当然耳”,意思就是按照我们今天的事情推论,应该是那样的。曹操这才明白是讽刺他,大家看,曹操被人评论成那么狡诈的人,他都看不出这是讽刺他,其实,曹操很单纯,他也决想不到,孔融这样的文人,会这样讽刺他,可就这样,曹操也都忍气吞声,都吞了下来。可是孔融并不仅仅如此,官渡之战前,就是孔融在朝廷中散布“绍地广兵强……殆难克乎!”这么一个言论。那这是曹操不能允许的,战争期间你怎么能够散布敌人不可战胜的论调呢?这是很严重的。还有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他提出来在京城的一千里范围内不能封侯。这个时候曹操已经封了武平侯,那就是等于要把曹操赶出去,那曹操当然是不能接受的。

建安十三年,曹操准备南征刘表的时候,就把孔融杀了,怎么回事呢,《三国演义》里写,太中大夫孔融谏曰:“刘备,刘表皆汉室宗亲,不可轻伐”;“汉室宗亲”,大家想想,这是什么理由?曹操会怎么想:“十常侍这帮太监乱政时,你们这帮汉室宗亲在哪儿呢?董卓祸乱京城滥杀无辜时,你们这帮汉室宗亲在哪儿呢?十八路诸侯讨董卓时,你们这帮汉室宗亲都各怀鬼胎,惟有我曹操一人孤军深入与董卓决战险些丧命,那些时候你孔融又在哪儿呢?怎么不号召汉室宗亲来平定天下呢?就包括刘表这个汉室宗亲,袁术在你身边称帝,你怎么不去维护大汉政权讨伐逆贼呢?刘表不过是个只顾即得利益的政客,只想割据一方,不思天下安定,更不可能心系大汉王朝,你孔融难道不明白吗?你这时提这样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呀?大家想想,如果曹操这样想,合不合理,古人打仗,很注重“出师有名”,“出师无名”是很忌讳的,孔融此举,一下子就会把曹操的“讨逆之师”变成“无名之师”,甚至自己变成“逆师”,这样一下就会军心涣散,就很难成行了,孔融数次乱军心,而曹操向来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就是凭借他能凝聚军心,这样做,曹操能容下他吗?说曹操官渡必败,是因为两军军事实力对比悬殊,有这样的想法无可厚非,至少不止孔融一人这样想,无所谓,可这次,动摇军心的却是“刘表是汉室宗亲”这样一个虚伪的理由,那曹操只能杀掉孔融了,可以说,这件事的直接原因两个,一是动摇了军心,二是理由虚伪。

有人会说,曹操杀人只能看客观原因,但,关键是曹操想杀他们,由此可见,面对曹操这样一个有魅力的历史人物,我们不应该仅从外在环境去评论他杀人,而应该进入他的内心世界。也有人会说,你这些都是猜测,那我就要说了,史书也罢,小说也罢,到处可见“心恶之”“愈恶之”这样的话,那他们又是怎么知道曹操是怎么想的呢?当然了,我们也不能凭空猜想,我们要根据史实记载,分析出他的性格和想法,至于合不合理,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还有人会说,他们都是有才华的人,这也是那些贬曹的历代文人的想法,有才华难道是不该被杀的理由吗?而历代文人都说曹操妒贤嫉能,好象是因为这个原因曹操杀的人,提到杀杨修时,《三国志》里甚至都这样说:“太祖既虑终始之变,以杨修颇有才策,而又袁氏之甥也,于是以罪诛修”。怎么可能呢?“为才是举”就是曹操提出来的,单是“有才策”,是不会被曹操杀头的。曹操手下,谋士能臣犹如过江之鲤不可胜数,奇变横生的贾诩,深通兵法和政治的荀彧、荀攸叔侄,有胆有谋的程昱等等,这些人军事和政治上的能力远过于杨修,却没有一个因为有才而遭曹操忌杀的。所以说,《三国志》里所说曹操认为杨修“有才策”,妒忌他的才能而杀了他,是站不住脚的。

有人说杨修死的冤,真的吗?我们再看看《三国演义》是怎么说的吧:操收兵于斜谷界口扎住。操屯兵日久,欲要进兵,又被马超拒守;欲收兵回,又恐被蜀兵耻笑,心中犹豫不决。适庖官进鸡汤。操见碗中有鸡肋,因而有感于怀。正沉吟间,夏侯惇入帐,禀请夜间口号。操随口曰:“鸡肋!鸡肋!”惇传令众官,都称“鸡肋”。行军主簿杨修,见传“鸡肋”二字,便教随行军士,各收拾行装,准备归程。有人报知夏侯惇。惇大惊,遂请杨修至帐中问曰:“公何收拾行装?”修曰:“以今夜号令,便知魏王不日将退兵归也:鸡肋者,食之无肉,弃之有味。今进不能胜,退恐人笑,在此无益,不如早归:来日魏王必班师矣。故先收拾行装,免得临行慌乱。”夏侯惇曰:“公真知魏王肺腑也!”遂亦收拾行装。于是寨中诸将,无不准备归计。当夜曹操心乱,不能稳睡,遂手提钢斧,绕寨私行。只见夏侯惇寨内军士,各准备行装。操大惊,急回帐召惇问其故。惇曰:“主簿杨德祖先知大王欲归之意。”操唤杨修问之,修以鸡肋之意对。操大怒曰:“汝怎敢造言乱我军心!”喝刀斧手推出斩之,将首级号令于辕门外。原来杨修为人恃才放旷,数犯曹操之忌:操尝造花园一所;造成,操往观之,不置褒贬,只取笔于门上书一“活”字而去。人皆不晓其意。修曰:“门内添活字,乃阔字也。丞相嫌园门阔耳。”于是再筑墙围,改造停当,又请操观之。操大喜,问曰:“谁知吾意?”左右曰:“杨修也。”操虽称美,心甚忌之。又一日,塞北送酥一盒至。操自写“一合酥”三字于盒上,置之案头。修入见之,竟取匙与众分食讫。操问其故,修答曰:“盒上明书一人一口酥,岂敢违丞相之命乎?”操虽喜笑,而心恶之。大家看到这些,可以自己去想一想,杨修犯曹操的什么忌,曹操最初是很爱杨修的才华的,让他当自己的主簿,用今天的话说,就是秘书长兼曹操办公室主任,这职务也是很高的了,可杨修呢,却爱卖弄聪明,“活”字上加门也罢,一人一口酥也罢,这和你杨修有关系吗?你一个主簿,跟一帮下人摆弄自己的聪明,还要让人都知道只有自己最了解曹操的心思,这是一种什么作为,我们做个比喻,好比一个大人正在给一个2岁小孩子出算术题,2加2等于几啊?2岁的孩子正在想呢,这时一个10几岁大的孩子过来对小孩子说,2加2等于4,说完后还要让2岁的孩子高兴的认为这个10几岁的聪明,大人问什么他都知道,那么大家想想,对出题的大人来讲,这个10几岁的孩子是不是很讨厌,而且搅了大人逗小孩子的兴。就是这个道理,曹操和自己的家奴寻开心,出题目,和你一个主簿有什么关系,你这个主簿卖弄这种聪明干什么,曹操需要的是你能够帮他处理政事,而不是干这种勾当,真正有才的人,像荀彧、荀攸、郭嘉、程昱等人,都在忙于为国家建设费尽心机,而你杨修的才华就是用来干这个?!大家想,曹操能不讨厌他吗?而《三国演义》这个贬曹的小说却给刻画成是“曹操嫉恨杨修看透了自己的心思”,“活”字上加门也罢,一人一口酥也罢,能说明他看透什么,能象郭嘉那样临死都能给曹操说出平定北方的战略,那才是真才华,那才是真明曹操心计。有人会说了,曹操胸怀是很大的,张绣降了又叛,连曹操的长子曹昂和大将典韦的命都搭进去了,张绣再降的时候,曹操都亲自出门,拉着他的手笑着接纳他,怎么也不至于是这点小事就能把杨修杀了吧?是啊,所以有些事决不那么简单,小说中回避了一个问题,但在《资治通鉴》里却提到了一件事,我们仔细看看。

众所周知,杨修也确实有才华,所以他不仅当了曹操的主簿,还和曹操的爱子曹植甚好,曹操也默许这一点,他也希望杨修的才华对曹植有帮助,大家知道,曹操晚年,已深知自己不可能消灭刘备与孙权了,只能是和他们较量,争取一点大的地盘而已,而他晚年关心的只有一事,就是立储的问题,用现在的话讲,就是接班人的问题,他的20几个儿子当中,最有可能的是曹丕和曹植,他开始最喜欢的是曹植,每次他把准备好的题目拿出来考问他的儿子时,曹植总能对答如流,而曹丕却是支支吾吾,开始的时候,曹操是很欣赏曹植,看见他才华出众,感到很欣慰,但是越往后,曹操就想:“不对吧,怎么每次曹植都能对答如流,虽说他们不可能都一样聪明,就象十指不会一样长,但都是我的儿子,怎么可能会相差那么大啊?”众所周知,曹操、曹丕、曹植父子三人在文学上开创了建安风骨,曹丕的才华不会太迅色于曹植,从历史文档也可以看到,所以曹操就怀疑了“不会是背后有人教他吧”,尤其是,很多次曹操的书面训诲刚刚送去,曹植的答辞就已经送来了。曹操对这样迅速的回答觉得很奇怪,经过追问,真相才泄露出来,原来是杨就揣度曹操的意图,预先为曹植草拟十几条答辞,告诉曹植手下的人:“魏王的训诲来时,根据他的问话,作出相应的回答。”曹操知道了,大怒:“荀彧、荀攸、郭嘉、程昱这些谋士,想我之所想,急我之所难,为的是出谋划策,为国效力,而你杨修一个主簿,揣度我的意图,竟然是为了用阴谋左右我立储之事,你平时又在众人面前卖弄聪明,显示惟有你知我之心,你究竟用意何为?我在敌强己弱的情况下,自己能够打败袁绍,主要是因为袁氏上下不和,子孙互相争斗,否则是难以轻易拿下四州之地的。而你为曹植争夺太子地位出谋划策,挑拨曹氏兄弟不和。我的儿子曹植还未即位,就已对你是言听计从,若等即位,岂不要……你到底要想干什么?我本想你的才华能助我爱子一臂之力,可现在,他却成了什么样子,我要的是能安邦定国克成大统的一国储君,你却把他变成终日饮酒、只知吟诗作赋愤世妒俗的浮侠浪子,你此等所为,分明是大奸似忠之辈,我就算冒妒贤之名,也要除掉你这乱世的佞臣,德祖啊,休怪老夫我不能不杀你啊!!”可以说,曹操在兵出汉中之前,就已经打算杀掉杨修了,而杨修临死,还在卖弄聪明,赚人眼泪,大家仔细想想,如果是荀彧、荀攸、郭嘉、程昱这些谋士推测出曹操有退兵之意,早就会为曹操分析利弊,出谋划策了,即便真退兵,也是要战略性的撤退,避免损失,“鸡肋”不过是个口令而已,杨修完全可以徉作不知,照常行事,可他却将主帅心事说出,而不是为主帅解忧,杨修那样卖弄聪明,动摇军心,确实是兵家大忌,死有余辜。所以说杨修死的不冤,曹操没有杀错人。

曹操因为杀了这些有才华的人,而遭到历代文人的嫉恨,确实是不公平的。而所谓曹操杀吕伯奢一家之事,不见于任何史书,而出自于“世语”“杂记”等著作,估计就是这些嫉恨他的文人所杜撰出来的而已。试想,曹操连张绣这样仇怨之人都能纳于麾下,怎么会凭一己之私滥杀无辜呢?即便是杨修,也不是因仇,而是认定,阴谋干涉立储之人必为奸佞,动摇军心,犯兵家大忌,死有余辜。曹操不以仇怨杀人,而以是非论断,正因为此,他才能平定天下,与另外两位英雄演绎这段千古传唱的历史。不过曹操也不是没有杀错过人,有,名医华佗就是,《三国志》里写的曹操唯一后悔杀的人就是华佗,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是这过,是不能挽回的了,想不到海纳百川不念旧恶的曹操在一怒之下,竟没容下一个华佗,看世人评说曹操滥杀无辜,曹操冤,华佗死得更冤。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