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约前5000

  • 前1600年

  • 前770年

  • 前202年

  • 266年

  • 581年

  • 907年

  • 1271年

  • 1636年

  • 约前2070

  • 前1046年

  • 前221

  • 220年

  • 420年

  • 618年

  • 960年

  • 1368年

书画

《长歌行》中永宁公主李长歌的历史原型是谁

2020-07-20 10:57:58

李长歌,是《长歌行》的女主角。在小说中,李长歌为原太子李建成之长女,母亲是回纥郡主阿不格玛苏(李瑾)。李长歌因为小时候自请去突厥和亲被李渊特封为“永宁公主”,后来和亲被李世民阻止,但公主封号保留。 李长歌的封号是“永宁”,这这个封号却给她带来“永不安宁”。玄武门之变时李建成全家被李世民所杀,但李长歌其凭借武艺与智勇并在众人的隐瞒下以“追捕过程中永宁公主连人带马坠入山涧”假死而逃脱,女扮男装隐瞒身份流落民间。表示自己从此将以诛杀窃国贼子李世民为道。那么历史真的有要杀李世民的“永宁公主”吗?今天我们就来分析一下。

公元626年7月2日,秦王李世民在长安宫城北门玄武门发动突然袭击,杀死了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逼迫唐高祖李渊立自己为太子,为最终登上皇位扫清了道路。后来登基为帝的李世民后来将李建成和李元吉分别追封为隐太子与巢刺王,并将他们的女儿按制度封为县主。根据目前各处资料显示,隐太子李建成至少有5个女儿,封号明确可考的有闻喜县主、乐陵县主、归德县主3位。

《长歌行》剧照

《长歌行》剧照

闻喜县主,名婉顺,字尪娘,为李建成第二女。

根据墓志铭的记载,李婉顺生于武德5年,贞观12年嫁于刘应道。刘应道时任通事舍人一职,出身的刘氏一族也流芳正史,其父刘林甫在唐太宗时出任吏部侍郎,时人将之比作有知人之鉴的高孝基,病逝后唐太宗特别赐绢二百五十匹以示悼念之情;其兄刘祥道于唐高宗一朝拜相,并由乐平县男晋封为广平郡公;刘应道本人也官至吏部郎中,其子刘令植亦官至礼部侍郎。《旧唐书》曾赞叹刘氏一族8人“前后为吏部郎中员外,有唐已来,无有其比云。”可见刘氏的门庭绝不辱没李婉顺的县主身份。  

婚后刘应道出任梓州玄武县令,李婉顺随夫上任,“同安菲贱,共甘黜免”,夫妻二人伉俪情深祸福同享,婚后育有数子。李婉顺40岁盛年而逝后,刘应道亲自为爱妻撰写了墓志铭,便是流传于后世的《大唐刘应道妻故闻喜县主墓志》。志文通篇并无多少骈丽辞藻与华美饰词,然而一字一句却质朴感人。

乐陵县主,生母为李建成的承徽(东宫妾正五品)杨舍娘。

杨舍娘的这个女儿于永徽年间册封为乐陵县主——虽然墓志上用了“永徽年中”的说法,但是根据唐朝墓志一贯浮夸且贴金成风的习惯,如果杨舍娘的女儿是永徽元年或二年就册封为了县主,那么墓志上的用词应该是“永徽初”才对。然而墓志上只含糊地用了“永徽年中”,可见杨舍娘的女儿得以册封为乐陵县主,显然是在永徽三年以后的事情了。

且按照郑观音墓志上所记载的“归魂幼女”,可知李建成最小的女儿应当是郑观音所出的归德县主,所以杨舍娘的女儿有县主封号的时候,至少27周岁了。

正因为乐陵县主有机会出嫁的时候已经远远超过了古代贵族女子正常出嫁的年龄,所嫁之人还是头婚的可能性极低,毕竟古代提倡早婚早育,古代贵族男子十来岁就结婚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不过抛开婚史问题不谈,乐陵县主的丈夫于善询还是符合唐朝皇室选婿标准的。

于善询乃北周燕国公于谨的后代,因为于氏家族子弟繁多,所以各支发展情况并不一样,像于善询的父亲于乾长只是个从五品上的仓部郎中,明显开始走了下坡路。好在唐制要求“娶县主者正七品上”,于善询还是可以满足这个最低要求的,所以乐陵县主嫁进于氏也不算丢了颜面。

然而除此之外,于善询的生平就乏善可陈了。毕竟于善询并非父亲的嫡长子,平恩县男的爵位也没资格继承。

同时,因为乐陵县主册封的太迟、嫁的太迟,于善询早在贞观二十二年的时候就已经至少有了一个儿子于惟敬。而且根据于惟敬的墓志可知,于善询很有可能在于惟敬出仕前就已经英年早逝了。

因此尽管不知道乐陵县主一生享年几何,但是她最好的年华几乎都幽闭在深宫之中,30岁左右才得到册封,不仅嫁给于善询作为续弦,更是婚后没几年就早早守了寡,还因为出嫁了就无法与生母杨舍娘时常相见,以至于“长乖膝下之欢”。

这样坎坷的人生,除非乐陵县主的心态足够乐观,否则长寿对于她而言只是一种漫长的煎熬。

归德县主,李建成第五女,生母为隐太子妃郑观音。郑太子妃在唐高宗年间逝世于长安太极宫长乐门内,后于归德县主的宅邸出殡。至于归德县主的生年、何时册封县主以及出嫁何人,则暂且不得而知。

总的来说,李建成与李元吉的几个女儿被封为县主后,所嫁之人虽有门第高低或有无爵位之分,但至少均为贵族——这也是李唐王室唯一能为这些县主们做的了。但县主这一身份从来不是幸福婚姻的可靠保障,所以婚后夫妻感情如何,全看个人造化。而比起李建成之女闻喜县主,李元吉几个女儿的婚姻可谓是各有各的不幸。

薛元超固然娶了和静县主为妻,却仍旧将“不得娶五姓女”的不满挂在嘴边,这要令和静县主有多难堪?寿春县主更是所嫁非人,丈夫杨豫之的品行卑劣世人皆知,以至于被唐太宗剥夺了财产继承权,最后竟然做出了在母丧期间与姨母通奸这等骇人听闻的丑事,寿春还因此早早就孤苦伶仃地守了寡。文安县主20岁大龄才匆忙出嫁,且是嫁作填房继室又早逝。新野县主虽嫁得最早,却因为无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丈夫纳妾甚至任由小妾跋扈。归仁县主年近20才得到册封,不仅只能充作续弦,而且丈夫官位不显且无任何爵位可继承。

惟独李建成之女闻喜县主与自己的丈夫刘应道琴瑟和鸣举案齐眉,逝世后更得到了丈夫的一片深情追忆。纵然是贵为宗室县主,然而在历尽身世酸苦之后,得夫如此,夫复何求?

可见李建成并没有一个被封为“永宁公主”的女儿。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历史上被称“永宁公主”的人很多。我查了一下,历史上各朝各带被封“永宁公主”的有以下这些:

1、唐玄宗女永宁公主:永宁公主(?—?),唐玄宗李隆基女,母不详。开元二十六年(738年)封永宁公主。实封一千户,同年八月二十二日正式受册,不久,嫁裴齐丘。裴齐丘是老熟人裴巽的儿子(不知裴齐丘的老妈是宜城公主还是蔡国公主,希望不是宜城),官做到秘书监(他的侄子裴颍娶了永宁的姐姐齐国,叔侄俩做了连襟)。

2、南唐中主女永宁公主李芳仪:永宁公主李芳仪,南唐中主李璟女。事迹载于陆游的《避暑漫抄》和《万历野获编》中。永宁公主先嫁宋太宗,又嫁辽景宗。号李芳仪。嫁了两个皇帝的公主,永宁公主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个。陆游《漫抄》中说,李璟女,先嫁供奉官孙某,后为辽圣宗所获,拜为芳仪,与其说稍异。另《直隶深州总志》还记载:“太平兴国八年,契丹(辽国前身)南侵武强,杀都监孙某,俘其妻李芳仪而去。芳仪系江南国王李景之女,太宁公主也。”

3、后汉高祖女永宁公主:后汉太祖刘知远长女,母不详。天福十二年(947年)四月封,至乾佑二年(950年)十二月,追封秦国长公主。永宁公主下嫁嫁左卫上将军、忠武军节度使宋延渥(后改名宋偓)为妻。宋延渥是后唐庄宗李存勖的外孙,其生母为后唐义宁公主。永宁公主长女为宋太祖赵匡胤的皇后(宋皇后)。宋家可谓三朝国戚,《宋史 宋偓传》称其「近代贵盛,鲜有其比」。

4、后周太祖女永宁公主:永宁公主(?—?),后周太祖郭威第五女,母不详。广顺元年(951年)九月封,至显德四年四月(958年),又追封梁国长公主。

5、后唐明宗女永宁公主:李皇后(?—950年),后唐明宗李嗣源第三女,母不详,后晋高祖石敬瑭皇后。天成三年(929年)四月,封永宁公主;长兴四年(933年)九月,进封魏国公主;清泰二年九月,改封晋国长公主;至天福六年十一月,尊为皇后;七年六月,尊为皇太后。开运四年三月,与后晋少帝石重贵同迁于契丹之黄龙府。天禄三年秋八月,李太后病,无医药,仰天号泣,戟手骂杜重威、李守贞说:“吾死不置汝。”病亟,对石重贵说:“吾死,焚其骨送范阳佛寺,无使吾为边地鬼也。”后汉乾佑三年(950年)八月二十五日,逝世于建州。

6、明穆宗女永宁公主朱尧媖:永宁公主朱尧媖(?—1608年),明穆宗女,母不详。下嫁梁邦端,万历三十五年逝世。

7、清太宗女永宁长公主:马喀塔,清太宗皇太极的次女,孝端文皇后哲哲所生,初封固伦长公主,后改为永宁长公主。

从上面的资料可以看出,整个唐朝就一个“永宁公主”,是唐玄宗李隆基的女儿,和那个在玄武门被李世民杀死的原太子李建成没什么关系。所以《长歌行》中的永宁公主李长歌完全是小说虚构的人物。

点击查看全文(剩余%)
责任编辑:费琪 H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