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

雍正官窑:朕的品味如何

2018-03-19 10:30:50   澎湃新闻

雍正时期出现的一项撼动了青花瓷一统地位的全新工艺——粉彩,以及雍正官窑是如何将皇帝的个人品味展现得淋漓尽致的。

这块瓷片上有很多值得关注的细节:可以明显看到画面和色彩受到的磨损,因为所有的颜色都浮在釉的表面,并不受到釉层的保护,青花瓷就没有这样的危险;绿色显得比较薄,而粉红色花头的部分则具有一定的厚度;绿色的叶子刻意使用了两种不同的色调,但每一种绿色只负责一片树叶,而花头则不同,可以看出粉红色努力展现的细微变化,由深至浅或由浅至深,粉红色最淡的地方,变成了白色;奇怪的是,瓷器本来就是白的,而花头的白色却又是堆在瓷器表面的一层,带有厚度,质感上也与瓷器的白色很不同。

以上种种,其实是雍正时期出现的一项全新的工艺(但这块捡到的瓷片却不是雍正一朝而可能是清代中期之后的),这项工艺的出现,居然撼动了青花瓷一统天下两百余年的江湖地位,甚至大有取而代之的势头。

这项工艺,就是粉彩。

瓷画还是纸画

下面的画,我们如何判断是画在纸上还是画在瓷上?或者换个角度,当我们单独把画面提取出来展开,我们能够想象出这是画在瓷器上吗?

陶瓷上彩绘的历史太过久远,以至于人们在谈论中国美术史的时候,都要从彩陶说起。

不过在中国美术进入成熟期之后,陶瓷上的彩绘装饰就与绘画拉开了距离。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陶瓷审美趋于内敛,素净无纹比满身的装饰更受欢迎。而技术上的障碍则更为严重,不但可以使用的色彩极为有限,画工的水平也仅仅停留在普通工匠的阶段。

不过,绘画题材广泛,色彩丰富,风格多样,在陶瓷的装饰上,必然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这一进程虽不可阻挡,但要克服面对的困难,却需要艰苦的努力、技术的积累与漫长的等待。

运用绘画装饰瓷器,最直接的方法是把纸本(或绢本)的绘画转移到瓷上。青花瓷有近似于水墨画的表达,于是这一进程由元代开启,在永宣时期结出丰硕果实。不过,瓷画与纸画仍是泾渭分明,不可同日而语。尤其青花色彩单一,更是有许多限制。

明代五彩逐渐成熟,到康熙时期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但毕竟色彩的种类较少,色彩的运用也颇多技术上的掣肘。

比如画一朵红花,只能在花头的范围内用一种红色将其填满,既无法对花瓣做精细的填涂,更不可能表现出一片花瓣上微妙的色彩变化。

上一页1/6下一页
使用头条App阅读体验更佳

相关阅读

分享到:
0 0

美图推荐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