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观察

诚品书店创始人吴清友离去了,这位文化商人把他的书店办成了台湾的文化地标

2017-07-21 14:55:01

对于损坏展品之人 博物馆应该选择原谅吗

2017-07-20 15:37:18

如何培养学生学习美术的志趣

2017-07-20 14:56:48

吴清友最重要的遗产是激活了书店文化

2017-07-20 09:27:56

贩卖野生猕猴,“非遗”幌子难为违法打掩护

2017-07-20 09:27:41

今天的戏曲,需要张火丁也需要王珮瑜

2017-07-19 16:26:32

你好,乌托邦的乐园

2017-07-19 15:54:20

走出中国式付出:你过度牺牲自己,不会给任何人带来幸福

2017-07-19 15:54:15

诚品书店与台湾书业三十年

2017-07-19 15:54:10

华师大跨学科工作坊:文化创伤、公共记忆与中国人的精神生活

2017-07-19 14:45:17

除了堕胎小能手“麝香”,影视剧中还有哪些妇科“神药”让你过目难忘?

2017-07-19 14:39:35

《悟空传》也上映了,为什么IP改编一直不肯放过《西游记》与大师兄?

2017-07-19 12:02:13

昆舞:“昆”的活化与舞的新生

2017-07-19 11:51:37

红色题材影视剧突破“瓶颈”天地宽

2017-07-19 11:49:25

身处国家战略下的博物馆

2017-07-18 13:49:26

王进玉:可怕的审美依赖

2017-07-18 13:34:07

搞一个靠谱音乐奖 咋就这么难?

2017-07-18 09:57:07

从简姑妈到美少女,简·奥斯丁在大众文化中的形象重建

2017-07-18 09:57:05

“博士画家”:读了博士还会画画否

2017-07-17 15:21:14

“中国式相亲”明码标价的“鄙视链”背后,是阶层固化的现实

2017-07-17 14:54:55

《悟空传》是开发IP还是毁IP?

2017-07-17 09:44:37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非洲人选择来中国读书

2017-07-16 16:40:36

还缺一档真正的“国民综艺”

2017-07-14 14:28:58

花高价专门去读策展学位 是否物有所值?

2017-07-14 14:28:52

可叹“热词”类畅销书,只有书名是干货

2017-07-14 14:17:20

我在乡村看到的广场舞跟大城市的有很大区别

2017-07-14 09:41:50

摔坏手镯女子是“低保户”?别急着围剿

2017-07-14 09:41:48

雷峰塔成“钱山”,是“没招”还是欲擒故纵?

2017-07-14 09:41:47

中国人喜欢文言文的比例已经大大落后于日本

2017-07-14 09:41:24

“葛宇路”用行为艺术给城市管理提了个醒

2017-07-13 15:44:55

对世界遗产,放任自流与过度保护都是极端做法

2017-07-13 15:44:49

“寒门再难出贵子”?别让偏见阻挡脚步,也莫让奋斗蒙羞!

2017-07-13 15:34:49

空调进化史:这个夏天,我要感谢两个男神,开利和后羿

2017-07-13 14:38:02

三伏天到了,在没有空调的过去,古人们是如何度过这炎炎夏日的?

2017-07-13 14:21:24

为中国百年新诗答辩

2017-07-13 14:11:38

嘻哈音乐在中国:刚刚上路,却未老先衰

2017-07-13 13:58:11

戏曲传承须“移步不换形”

2017-07-13 10:11:43

《军师联盟》 权谋之上,是青年人的理想主义

2017-07-13 10:05:30

“军师”襟怀坦荡 有权谋无奸佞

2017-07-13 09:51:53

直来直去的“学生腔”怎么面对“可怕”的职场

2017-07-12 14:55:55

戏曲艺术进乡村之回望与前瞻

2017-07-12 12:04:48

别把“反鸡汤”的毕业致辞还原为“鸡汤”

2017-07-12 11:09:52

别把“反鸡汤”的毕业致辞还原为“鸡汤”

2017-07-12 11:09:52

并非所有“见字”都能“如面”

2017-07-12 10:50:59

什么,意大利世界遗产连门票都不收?那他们怎么赚钱?

2017-07-12 09:44:42

什么,意大利世界遗产连门票都不收?那他们怎么赚钱?

2017-07-12 09:44:42

钱穆:文化之“化”与文明之“明”

2017-07-11 15:55:40

楚寻欢:丑陋的中国职业艺评家

2017-07-11 15:24:23

阮仪三对谈陈丹燕:保护老房子难,留住里面的记忆更难

2017-07-11 14:47:52

谈另类尊重—尊重人的生与死

2017-07-11 14:47:36

90后敢离婚的底气是什么?

2017-07-11 14:47:35

女权、头巾和伊斯兰|摘下头巾后,她的女性身份在不安中觉醒

2017-07-11 14:25:10

鼓浪屿和可可西里申遗成功,可这不是结束,而仅仅是开始

2017-07-11 14:18:38

中国“二次元经济”火热 “9000岁”成消费“主力军”

2017-07-11 09:33:36

高大且美丽的书店正在杀死书?

2017-07-11 09:33:14

中国实体书店转型:复合型书店会否成为新方向?

2017-07-10 20:38:37

中国世界遗产数量达52个 保护遗产应有历史担当

2017-07-10 15:52:04

别以为申遗成功就高枕无忧了

2017-07-10 15:51:49

“世遗”保护的中国答卷——可可西里、鼓浪屿申遗成功启示录

2017-07-10 15:51:33

大众文化需要“喜闻乐见”的竞争力

2017-07-10 15:51:30

戏曲想得年轻人芳心,非要“变脸”吗

2017-07-10 15:39:04

世界文化遗产数量增加 能否换来更好的保护?

2017-07-10 14:35:02

斯塔夫里阿诺斯晚年预言新轴心时代的到来

2017-07-10 14:34:59

“女性车厢“引争议,歧视和反歧视之间的差异,也许没有你想象得那么远

2017-07-10 11:51:28

从曾经辉煌到“鄙视链”最低端,国产动画在这50年里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2017-07-10 11:26:45

为什么每部剧都需要一个胖子?——论胖子的脸谱形象和娱乐价值

2017-07-10 09:54:59

国产电影如何用精品赢得观众

2017-07-09 22:04:27

《王者荣耀》:“瘾”和“戒瘾”对青少年的双重吊打

2017-07-07 15:24:03

战斗民族也爱看古偶?连俄罗斯也开始追中国电视剧了!

2017-07-07 13:47:05

我们争论女性车厢时,我们在争什么

2017-07-07 09:39:25

两亿国人玩《王者荣耀》:只有当人游戏时,他才是完全的人

2017-07-06 16:17:53

实体店怎么转型?看看日本最大连锁书店的7条经营哲学

2017-07-06 16:17:49

陈履生微言:书画界“江湖化”后丢失了门槛

2017-07-06 15:20:00

中国的孩子早已变了,老师和家长却还执迷不悟

2017-07-06 14:57:44

人文学者以何种视角介入生态问题

2017-07-06 14:45:04

“非营利性”变革下的美国博物馆

2017-07-06 14:44:57

邢千里:艺术写作,少几顶洋帽子

2017-07-06 14:22:26

《解忧杂货店》年度畅销,作品IP改编不断,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喜欢东野圭吾?

2017-07-06 11:46:14

让传统手工艺融入现代生活

2017-07-05 18:13:48

人工智能主导的未来并不遥远,但你不可能阻止科技的发展

2017-07-05 15:45:55

只性无爱,我把自己作成了性冷淡

2017-07-05 15:34:20

海外回流文物口岸难题 17%的税收门槛拦住了谁

2017-07-05 15:16:37

烟花非遗传人获刑是职能部门失责

2017-07-05 15:16:22

可可西里与鼓浪屿也要申遗了,中国能成为世界遗产最多的国家吗?

2017-07-05 15:09:31

买的没有卖的精?艺术品经营者要“断舍离”

2017-07-05 15:05:25

如今,还有多少年轻人愿意读鲁迅?

2017-07-05 14:23:23

二手旧书店 一息尚存犹苦斗

2017-07-05 09:52:51

复旦学者:互联网时代,学问变得越来越不值钱

2017-07-05 09:51:40

要用制度规范和激励文物上交、捐献行为

2017-07-04 14:48:52

尬舞者群像:人生很苦,不如跳舞

2017-07-04 14:37:07

传统文化的荧屏“编码”

2017-07-04 13:54:00

中外名人是如何积累资料的?

2017-07-04 11:32:03

消除“天价鉴定费”,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2017-07-04 09:37:17

刘震云为何说我们最缺“笨人”

2017-07-04 09:36:24

孕育洗剪吹文化,为“亚文化”时尚大潮献出一份力

2017-07-03 14:49:36

真实的香港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很多东西绝大多数人都没想到

2017-07-03 14:06:36

“余秀华离婚记”除了勇气还有彷徨

2017-07-03 14:06:23

大学艺术博物馆 不仅仅是为了审美教育

2017-07-03 14:05:59

余秋雨:我们的文化不鼓励人们思考真正的大问题

2017-07-03 14:05:26

范冰冰都当奥斯卡评委了,中国电影离“小金人”还会远吗?

2017-07-03 13:34:21

香港回归20年:如何造就了今天亚洲艺术市场中心

2017-07-03 09:28:27

为什么艺术家都疯癫癫、病怏怏、活不长?

2017-07-03 09:27:59

79岁非遗传承人施展绝学竟被判刑,“五道古火”与制作火药是一回事吗?

2017-07-03 08:28:47

女游客摔碎30万玉镯,当场吓晕,责任在谁?

2017-06-30 14:10:32

我追的不是偶像,是来不及完成的梦想

2017-06-30 09:36:58

对制造“非遗古火”,没必要祭出刑事重拳

2017-06-30 09:36:16

教师怒怼王者荣耀:该建手游分级制了

2017-06-29 16:04:24

娱乐至死时代,我们正在失去严肃的能力

2017-06-29 16:04:14

印度低贱的“闺禁”制度,禁止女性和陌生男性接触

2017-06-29 15:35:22

“最成功”的艺术家突然裁掉一半员工,是因为金钱、工会、还是高科技?

2017-06-29 15:23:04

专访许煜:人工智能的超人类主义是二十一世纪的虚无主义

2017-06-29 09:10:28

“童书分级”争议仍存:“细化”阅读是否必要?

2017-06-29 01:20:28

艺术发展到这一阶段 已经是对美的背叛

2017-06-28 15:51:05

广州地铁设女性专用车厢:性别隔离能创造“安全空间”吗?

2017-06-28 15:48:20

佩里·安德森:在欧洲,多元文化主义哪里出了问题

2017-06-28 15:47:17

解读印度:宝莱坞背后印度文化冲突和民族诉求的缩影

2017-06-28 15:30:06

为了追剧学汉语,越南人到底有多爱中国影视剧?

2017-06-28 15:24:49

上海外模亦真亦幻的双面生活

2017-06-28 15:20:02

一儒多表:讨论“如何是好”比独断“惟此是好”,更有意义

2017-06-28 14:40:31

日本畸形的偶像工业:禁止女星恋爱是违背人性吗?

2017-06-28 14:07:01

网络综艺 保持“匠心”方能出新

2017-06-28 10:16:49

网文“IP”野蛮生长的时代该结束了

2017-06-28 10:11:36

嘲笑吴亦凡就模糊了《中国有嘻哈》初衷

2017-06-28 10:11:32

莫言在汕头大学毕业典礼致辞:成为“确实了不起”的人

2017-06-27 15:19:38

刘慈欣拿奖上瘾了!《三体》斩获世界级科幻奖“轨迹奖”

2017-06-27 15:11:10

王蒙:抱着手机的我们,正在逼近低智商时代

2017-06-27 14:11:42

央美学位服到底“闹”的是什么“装”?

2017-06-27 09:53:19

说说中国画家身上的几种病况

2017-06-27 09:25:47

改编已死,有事烧纸:IP的时代要结束了吗?

2017-06-27 08:56:24

老宅被拆,何以如此重罚

2017-06-26 15:32:06

当我们谈论江湖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2017-06-26 15:31:59

艺术市场像天气一样无常

2017-06-26 15:21:08

故宫为普通农民办追思会 他为何让人肃然起敬

2017-06-26 14:49:11

禁公布高考成绩排名,不问责恐成空谈

2017-06-26 09:43:18

垃圾电影,这锅谁来背?

2017-06-23 15:23:06

武戏断裂危及京剧未来

2017-06-23 15:21:03

中国文化的一个关键词:中庸之道

2017-06-23 15:08:09

儒家与女性主义真的势不两立吗?

2017-06-23 15:03:00

35%高考状元来自教师家庭 九成选清华北大

2017-06-23 14:47:21

余秀华的纪录片要上映了, “脑瘫诗人”也要变成一个IP了吗?

2017-06-23 13:38:23

男人为什么怕老婆?

2017-06-23 09:23:03

科普也应该重视优秀的传统文化

2017-06-22 16:09:42

中国电影,成长空间不小

2017-06-22 16:08:17

翟惠生:观众眼中的戏曲舞台

2017-06-22 16:02:22

“偶像”违背契约精神,都是利益惹的祸

2017-06-22 15:08:14

即使无盈利 为何小画廊仍挤破头申请各大艺博会?

2017-06-22 15:08:02

故宫追思何刚:不忘义举是对善行的弘扬

2017-06-22 14:56:54

评论:对文物“保护性破坏”如何终结

2017-06-22 14:22:26

“变脸”失败后,网友表示理解,大师却认为是泄露国粹玄机

2017-06-22 11:28:18

变脸失败而已 咋就“污”了国粹

2017-06-22 09:24:35

你知道撒谎也是一种冷暴力吗?

2017-06-22 09:24:16

这位农民生前捐给故宫19件文物,现在故宫要为他开追思会

2017-06-21 16:20:56

相声需要更多人民艺术家

2017-06-21 15:20:29

马未都:最终救中国的一定是传统文化

2017-06-21 15:20:20

姚谦:收藏本来就该寂寞的

2017-06-21 14:50:44

故宫追思“捐宝人”,鼓励捐赠还需制度支持

2017-06-21 14:50:40

别把烂片横行归咎于“垃圾观众”

2017-06-21 14:50:38

网红扎堆的直播平台 居然成了非遗的新平台

2017-06-21 14:31:55

追思文物捐献者有利褒扬义举

2017-06-21 14:25:08

别把“网红化文言文”供上神坛

2017-06-21 12:46:22

故宫博物院追思这位农民不过火

2017-06-21 09:55:07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