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地方站 > 其他

79岁院士王梦恕:高铁早晚要涨价 但不会乱涨

2017-03-09 10:24:58   新京报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王梦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高铁票价早晚要涨,具体怎么个涨法,需要多方研究再决定。图/视觉中国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生于1938年,现已79岁高龄,曾因屡次直言铁路体制的某些弊端引发关注。7日,王梦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铁路票价不能随便乱涨。

干线铁路不能搞混合制建设模式

新京报:近期东南沿海高铁动车组要涨价的消息,备受关注,有人认为这是高铁要整体涨价的信号,是这样吗?

王梦恕:要涨的主要是上海到杭州(注:沪杭段)那一段,这一段铁路当时搞的是混合制,就是私营企业掏点钱,国家掏点钱。现在一等座一下子要涨70%,因为私营企业掏钱了。但我认为不能一下子涨那么多,要合理涨价。

新京报:你的意思是说,东南沿海高铁动车组涨价,是因为混合制建设模式。

王梦恕:对,是因为混合制。混合制在我们铁路系统,特别是干线铁路根本就不能搞。不是干线铁路,可以放宽,可以搞混合制;地方想搞混合制,随便搞。可是干线铁路必须国有制。

新京报:其他国有制线路呢,有没有涨价的计划?

王梦恕:要涨,早晚要涨,但不会乱涨,具体怎么个涨法,这个不是中国铁路总公司能定下来的。将近20多个铁路局,哪个地方涨,哪个地方不涨,而且涨多少,国家都要研究。不是想涨就涨。

新京报:可有人认为,高铁客流量加大之后,整个成本在下降,票价不仅不应该涨,反而应该降。

王梦恕:现在的高铁票价是2011年定的,当时考虑到要还账的问题,一年要还300亿,这个钱摊到票价里面,还有机械维修部分、运营费、人工费都要考虑。当时感觉是有一点高,但是这些年每年物价平均上涨大约3%,可票价一直没有动,这就相当于票价相对降了。所以票价必然要上涨的。

新京报:有人建议票价应该灵活调整,高峰的时候可以涨,低峰的时候就应该降。

王梦恕:铁路的票价不能随便乱涨。如果灵活调整,牵扯到好几个铁路局。每个铁路局都是单独核算的。所以一旦动了票价,灵活调整,后面就没有办法计算。像西部一些高铁线路,上座率不高,淡季的时候,整个列车有的时候都没有人,可是照样运行。铁路是国家的大动脉,必须严格执行运行计划,不是随便想不开就不开。

再修线路优先考虑西北地区

新京报:现在还有人反映,有了高铁,一些线路Z字头、D字头停运了。比如京沪高铁沿线的城市常州、郑州到北京,原来可以买Z字头、D字头,票价比高铁便宜不少,但是现在只能买高铁票,感觉逼着你必须坐高铁,这合理吗?

王梦恕:现在就两条线,一条来的,一条去的。上海铁路局说想再修线路,从现在的两条线,变成双向两条线,也就是四条线,那么两条线走快车,两条线走慢车,就能解决这个问题。有这个想法的铁路局还很多。

新京报:就是说,现在的两条线,只能满足运行高铁的需求?没法再开慢车,想坐慢车只能等着再修线路?

王梦恕:对,现在线路负荷已经满了,没有条件再开慢车。

新京报:那么有没有计划再修线路呢?

王梦恕:以前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现在西北更缺线路,所以现在要先把西北的路网建起来。

上一页1/2下一页

相关阅读

分享到:
0 0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