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社会

喜剧“个体户”陈佩斯:我经得住检验

2017-10-13 09:36:52   

眼前的他眯着双眼,一小撮白胡子横在口鼻之间。他手里端着不锈钢水杯,坐在窗户边的椅子上,阳光刚好落到他的左肩上。偌大的排练厅里,几名年轻演员正在紧张排练几天后将上演的舞台喜剧《托儿》。

这是陈佩斯的第一部话剧,也被认为是他的代表作之一,2001年推出后至今演了几百场。

在这十多年里,他还演了《阳台》、《老宅》、《戏台》……春晚舞台上“吃面条”的光脑袋小人物转入话剧大舞台,但说的、唱的、演的还是老百姓的戏。

坚持做什么和不做什么,他心里有谱:别人拍大时代电影时,他拍喜剧电影;相声流行时,他搞小品;别人往电视荧幕挤,他往话剧舞台上走。后来,他开办喜剧培训班,招收学生,一起走到最后的同行者寥寥几人,他知道自己难逃孤独。

2017年夏天的一个早上,63岁的陈佩斯5点多起床,6点吃完早餐,经过“太太审查”后,他穿着一件浅粉色的衬衣出门了,手里握着一支牙膏和牙刷迈进排练厅。

那里是他一天的喜剧战场。

“等等,再来,再来”

“3,2,1,开幕。”陈佩斯坐在窗户边的椅子上,话音落下,演员开始了表演。

“你那句‘电话占线’是往回走两步了才说……稍等,看不出你那气息来”。

一名年轻演员刚讲出台词,陈佩斯打断了他,“这表演整个是不对的,要特别积极的,你是急不可耐地要表达这句话。”他边说边自己演了起来。

此时,他是一个极严苛的导演。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一场电话的戏,重复排了数十次。陈佩斯的目光在演员身上游移,脸上的表情随着剧情的起伏而变化,沉醉的笑或紧蹙的眉。“这是一个动作线和反动作线的关系,你们的动作线一定是要奔着幸福美满光明,奔着大喜悦大光明去的,这就好看了。你后面被人消解,被人欺负就好看了。”

相关阅读

分享到:
0 0

美图推荐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