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社会

小学性教材真的会吓到孩子吗? 学生:小题大做

2017-03-20 07:49:09   中新网

课程学生反馈是教材改进的重要参考

作为一名参与教材实验的一线教学教师,从2011年起,李明整整陪着这套教材走了5年多。她是大兴区行知学校的英语老师,同时兼任这套教材的授课教师。

大兴区行知学校校长沈桂香很支持在学校开设儿童性教育课程,早在2007年,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就已在这所学校的一年级进行性教育教学实践。目前学校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总共23个教学班都开设这门课程。

因师资紧张,学校没法为这门校本课程设立专任教师,只能由其他科目的老师兼任。目前该校有10至12位老师都教过这门课,所有上课教师都要接受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的培训。

“这套教材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每个年级分上、下册,每个学期六课时,一周一节课。”李明全程参与了教材最初实验的阶段。虽说一周就占一课时,但那时她几乎一周的课余时间,都在为这一节课服务。

当时上课前,包括该教材的主编、北师大脑与认知科学研究院教授刘文利在内的课题组专家、组员,要先与任课老师就课程进行研讨。之后,任课教师要将电子版教案发给项目组,在专家的指导下,对教案进行第一轮修改。之后,老师才能拿着修改好的教案开始讲第一节课。正式开课时项目组还会对上课情况全程录像,录像内容会再次讨论,对课堂讲授内容进一步斟酌,以便进一步完善课程内容。之后,任课教师还要进行课后的反馈并书写教学反思发给项目组。

李明说,教材中的每一节课都是学校老师在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专家以及组员的共同研究下,经过无数个日日夜夜“抠”出来的。从使用至今,教材进行过多次修订、审核,吸收了老师、家长,乃至学生的意见。课程讲授结束,学生都会进行单独访谈,学生访谈意见也是教材改进的重要参考。

教师通过培训先“脱敏”

吴玲是学校的数学老师,日常也兼任性健康教育课程授课。她参加过在北师大举行的针对这套教材的授课教师集体培训,令她印象深刻的是,培训的第一课就是让教师“脱敏”。

她回忆说,刘文利会让老师们分组,之后让大家写出自己平时所知的描述性生殖器官的全部词汇。之后,刘文利会带大家读出正确的性生殖器官的学名。开始时,大家都不好意思大声读。但慢慢地,当老师可以面向这么多人,大声读出这些词汇时,“脱敏”也就初步完成了。

上一页2/6下一页

相关阅读

小学性教育书脱销 赤裸裸图文解释男女性爱过程(图)

2017-03-09 10:49:54

周涛委员:性教育课本“尺度”该由科学说了算

2017-03-11 17:15:41

性教育吓坏孩子?专家:此观点完全迎合保守家长

2017-03-15 08:22:05

小学性读本引吐槽 究竟什么是好的性教育?

2017-03-16 14:04:53
分享到:
0 0

美图推荐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