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 军事历史

攻其不备:红军趁敌抽大烟时架桥强渡乌江

2017-09-12 14:53:27   

乌江架桥破天险

■王太行

2015年6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贵州,首站遵义,一下飞机,习近平就直奔红军山烈士陵园,向红军烈士纪念碑敬献花篮。纪念碑四周的浮雕展现了当年红军浴血奋战的场景。在“突破乌江天险”浮雕前,总书记驻足感叹:“当时要是过不去就危险了……”

时间回到1935年1月1日,中央在猴场召开会议。情报局局长曾希圣介绍敌情:我们周围有20多万敌人,湘军何键5个师挡在我们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路上,防止我们与贺龙、肖克会合。国民党中央军吴奇伟4个师和贵州军阀两个师堵在我们去往贵州的路上,云南军阀孙渡5个旅正赶往乌江,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4个师已经和我们的红5军团接上了火。广西军阀白崇禧两个师已经追到猾山地区。

贵州军阀侯之担任命教导师副师长、军阀侯汉佑担任防守乌江的“前敌总指挥”。侯汉佑下令,把沿江100公里内的所有船只全部烧毁。

乌江上有孙家渡、楠木渡、桃子台、茶山关、回龙场、江界河、袁家渡、岩门等8个渡口。侯汉佑命令8个团防守乌江这8个渡口。重点防守孙家渡、江界河、回龙场。

每个渡口布有4门山炮,8门迫击炮,18挺重机枪,54挺轻机枪,孙家渡渡口有一个机炮营,有4门75毫米克虏伯野炮,24门迫击炮。

当时,红军已被围困在长50多公里,宽30公里的狭小地带,必须强渡乌江。渡不过乌江,红军极有可能全军覆没。

乌江宽250米,流速2.1米,架浮桥的应力范围在2米以下。古有“天险”之称。又有敌重兵把守,真乃插翅难飞。但大家心里更明白:4万红军渡过乌江就是生,渡不过去就是死。在乌江架桥这副担子太重了。

刘伯承命令第13团黄珍团长强渡孙家渡渡口;第4团团长王开湘强渡江界河渡口;第1团团长杨得志强渡回龙场渡口。攻击部队1月1日完成占领乌江渡口任务;2号开始强渡乌江;3号完成渡江任务。工兵营营长王耀南负责在乌江架设3座浮桥,3号18点前完成任务。

王耀南没有去过乌江,对乌江一无所知,更困难的是王耀南接受的任务是两天半要跑100多里山路到乌江,在敌人炮火下架设能抵御炮火的浮桥,更为困难的是连架设浮桥的材料都没有。

1934年12月31日22时,张云逸命令王耀南带一部分工兵随彭德怀到孙家渡渡口架设浮桥。

上一页1/3下一页

相关阅读

分享到:
0 0

美图推荐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