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 热点评论

《大宪章》与“民主自由” 一个延续了八百年的谎言

2017-08-11 16:10:23   北山浮生

“西方政治体制的缺陷,从未像今天这样清晰地展现给世人”,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日当天,新加坡《海峡时报》(the Strait Times)在报道中如此评论道。

在西方,人类史通常被理解为,一部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简称西式民主)在全世界逐渐扩散普及的历史。这种对西式民主的乐观自信,在20世纪下半叶达到了顶点。随着1991年苏联的意外解体,受到美国影响力加持的西式民主,获得了无上的荣誉和赞美,奠定了难以撼动的江湖地位,它几乎成为了这个世界上主导性的意识形态。

似乎全世界的知识分子都倾向于认为,自由民主政治体制可以确保选举获胜者具备专业的社会治理能力、有强烈的责任感而且能有效代表选民利益。未来全世界必将统一在这一人类最完美的政治制度下。

正是在这样的乐观情绪下,40岁的日裔美国人福山在1992年写下了《历史的终结和最后一人》,该书全面论述了20世纪下半期人类在迅猛的科技发展的条件下,社会意识形态、道德伦理观念,以及文明演进模式等发生的相应变化,从黑格尔哲学出发,重新提出并阐释了“历史的终结”的社会科学概念,认为自此之后,“自由、民主”的理念已作为社会进步的常识而为世人所普遍接受;不论人们所处的社会正处于何种形态,这一人类理论的实现进程是不可更改的。

仅仅过了不到三十年,这些关于西式民主的乐观论断,统统被打脸了。在过去几十年里,大多数脱离集权体制的国家,最终并未能形成真正的民主机制,离国富民强差得就更远了。这也就算了,原本用来宣扬“西式民主”优越性的一众西方发达国家,如今表现均不尽如人意。令人尴尬的是,美国这个“山巅之城”,“上帝最眷顾的地方”,曾被尊为民主灯塔的国家,西式民主的领头羊,其政治已经陷入了严重的衰败和混乱。

第一,美国政治精英群体的思维已经僵化,政治精英的世界已经和美国大众渐行渐远,这意味着政治人物的主张已经无法代表大多数选民的声音。这一“极化”的政治僵局又因美式“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而变得更加恶化。

第二,各大金主控制的游说集团,实质上主导了美国政府和国会的各项议事日程,这样的政体显然跟“民主”已经没什么关系。

第三、民粹主义大潮借民主制度横扫欧美,催生极右翼势力崛起,让人不禁想起上世纪三十年代集中营中那灭绝人寰的景象。

上一页1/6下一页

相关阅读

分享到:
0 0

美图推荐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