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最热看点

地方隐性债务将有统一口径界定

2018-05-17 09:19:24   第一财经

“当前地方政府性债务就如一座冰山,水面上的是显性债务,而水面下的就是隐性债务。隐性债务的危险性不言自明。”近日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政协“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协商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说。

防范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成为这次会上关注的焦点之一。

在防风险攻坚战下,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中隐性债务增长引起中央高层关注。去年中央明确提出遏制隐性债务增量,包括地方政府借融资平台公司、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政府性基金和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变相举债相继遭到“封杀”,各项清理整顿工作也已经开展。不少省市正在摸清当地隐性债务规模并上报。

全国政协在北京召开“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协商会

不过一位地方财政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由于目前并没有界定隐性债务的统一口径,因此实际摸查中有些把握不准,统计数据可能存在偏差。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关于隐性债务统一口径,很快将下发的一份高级别文件中会明确。地方政府在法定政府债务限额外,以任何形式违法违规或变相举借的债务,都是隐性债务。由于隐性债务有了口径后还是容易被一些地方规避监管,因此对隐性债务的认定将实行穿透式,实质重于形式。

不少地方已经采取措施来化解隐性债务风险,遏制隐性债务增量。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对第一财经表示,从政府资产和债务来看,我国的债务风险完全可控,化解隐性债务风险不可操之过急,否则可能出现踩踏风险。

隐性债务风险受空前关注

经过2014年清理甄别后,政府性债务规模逐步显性化。随着2015年新预算法实施,地方政府举借债务被规范,唯一合法通道为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地方政府债务也被全部纳入预算管理,而限额管理给地方政府举债设置了天花板。

根据财政部数据,截至2017年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16.47万亿元,债务率(债务余额/综合财力)为76.5%,低于国际通行的警戒标准(100%)。

“从总的情况看,当前地方政府债务在可控范围内,问题比较突出的是隐性债务的风险。一是规模比较大;二是隐性债务集中在市和县两级;三是部分隐性债务对应的资产变现能力不强。”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主任李盛霖在去年12月底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上说。

审计署近些年公开披露,不少地方存在隐性债务。比如在2016年的地方政府债务专项审计中发现一些地方出现隐性债务,内蒙古、山东、湖南和河南等4个省区在委托代建项目中,约定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支付建设资金,涉及融资175.65亿元;浙江、河南、湖南和黑龙江等4个省在基础设施筹集的235.94亿元资金中,不同程度存在政府对社会资本兜底回购、固化收益等承诺。

上一页1/3下一页
分享到:
0 0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