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最热看点

李迅雷:“量”不足以支撑传统产业价格上升

2018-01-12 17:40:20   第一财经APP

2018年中国经济如何看,热点会在哪里,资产如何配置?我的一贯观点是,多角度观察各种经济数据指标中的量价变化,找出能够反映经济走势的代表性数据,通过跟踪量的变化,找到经济热点和投资热点。

2018年中国经济为何回落:量价不配合

中国经济增速自2011年开始回落,至2015年末,不少大宗商品价格大致就见底了,这不仅有国际因素,如欧美日三大发达经济体持续推进的宽松货币政策,更有国内因素,如持续推进积极的财政政策,且在2015年多次降准、降息,实行名义稳健实际宽松的货币政策。

2016年初开始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使得PPI走低持续近5年后出现了反弹。也就是说,上中游企业利润的增加,主要是靠限产缩量来实现,即价增量缩。这也是我始终不认为这轮经济回暖是新周期崛起的原因,因为量没有放出来。

工业企业PPI同比、产量同比:2006~2017年

资料来源: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王晓东供图

图中发现,2016年工业企业的PPI出现了反弹,但产量的增幅却持续回落。量价背离现象还曾出现在2012年至2013年,即量出现反弹,这主要是为了稳增长而采取扩大产能的结果。

以钢铁行业为例,2017年粗钢产量的增速估计只有3%,虽然Myspic综合钢价2017年12月同比涨幅接近60%,即便12个月平滑后涨幅也有42%。追溯历史,发现粗钢产量的增速在2005年达到了30%的峰值,我认为,这实际上反映2003年开始的中国重工业化进程到一个高点,并在2007年出现了经济过热。2010年在完成两年4万亿元的投资以后,中国的重工业化就步入后期,GDP增速也从此步入下行阶段。

所以,这一轮钢材价格的上涨虽然有需求因素,但更多的还是因为限产的结果,有数据揭示,至2017年8月,全国已去除粗钢产能近5000万吨,高达1.2亿吨以上的非法地条钢产能也已全部取缔。由于限产及投资拉动,国内钢价的大幅上涨,2017年钢铁出口同比下降了约30%,同时钢铁企业的毛利率水平也达到了历史高位。

资料来源:wind,中泰证券研究所杨畅供图

我们还可以从人口流动性的角度去解释经济增速下行的原因。如2015年开始,中国流动人口数量就开始出现负增长,同时,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表明,中国新增农民工数量从2011年开始下降,2016年,农民工进城数量减少了160万,说明中国经济逐步进入到存量主导时代。也就是说,随着人口流动性的下降,经济增速下行一定会是大势所趋。

上一页1/4下一页
分享到:
0 0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