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最热看点

管涛: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应包括发展外汇市场、放松外汇管制

2017-11-14 11:44:16   管涛/金融时报

党的十九大作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的重要判断,并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其中,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性不言自明。

第一,汇率市场化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题中应有之义。现代化经济体系是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其要义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汇率作为一种基础的要素价格信号,在外汇资源配置中的作用至关重要。改革开放以来,人民币汇率形成市场化的历史,就是一部从官定汇率走向市场决定,从固定汇率走向有管理浮动、汇率弹性不断增加的历史。

第二,汇率市场化是创新完善金融调控机制的制度基础。改善宏观调控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是一个大型开放经济体,宏观调控应以国内经济增长、物价稳定、增加就业优先,对外平衡(即外汇储备的增减)应该服从和服务于对内经济平衡目标。随着金融全球化、一体化程度不断加深,虽然任何汇率制度都难以确保一国货币政策完全的独立性,但在给定条件下,增加汇率灵活性仍能够给本国货币政策提供更大的空间。

第三,汇率市场化是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体制保障。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是我国社会主义经济社会事业取得伟大成功的一条重要经验。未来,我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我国将坚持“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的双向对外开放,并逐渐从贸易开放走向金融开放的深水区。从国内外经验看,金融开放与汇率僵化是最危险的政策组合,容易招致货币攻击,无论大国还是小国都概莫能外。因此,十九大报告明确,要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7月份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更是把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列为我国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的头等大事,并指出要合理安排开放顺序。

第四,汇率市场化是解决我国外汇领域主要矛盾的重要出路。目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在外汇领域的主要表现是,境内机构和个人日益增长的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企业全球化经营布局、居民增加财产性收入的需求与对外金融开放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总体上,我国对外金融开放依然维持着“宽进严出”的旧格局。其要害之一是汇率灵活性不足制约了对外金融开放的步伐,导致跨境资本流动管理经常陷入时而“防流入”、时而“控流出”的政策反复,使得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和国际化均呈现波浪式前进的态势

上一页1/3下一页
分享到:
0 0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