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 最热看点

正视金融危机之道

2017-09-13 21:24:07   

岁月流逝如白驹过隙,2007年次贷危机自爆发至今转眼已十年。苏轼云“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那些曾叱咤风云的金融巨头——新世纪金融公司、雷曼兄弟、美林证券、美国国际集团等,有的被兼并收购破产处置,有的改头换面物是人非,华尔街投行的翘楚——高盛和摩根士丹利,更是转身成为银行控股集团而接受美联储的监管。

以史为镜回顾过往,更多是希望从历史痕迹中找寻可资借鉴的线索,以过往警示现在和未来。然而,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金融危机亦然,没有两次危机是完全同构同轨的。

更可能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虽然金融危机前都有征兆,但征兆并不能成为行动指引。早在2004年,时任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就直言“长短期利率之谜”,并警示金融市场风险,也感叹资产泡沫纵可预见,却无法精确度量和制定对策,因为但凡正在孕育的危机,都形成于人力不可阻挡的趋势中,人们可以在朦胧中感知危机来临时的味道,但只要趋势的音符还在播放,身临其境中的各方就会继续翩翩起舞,直到市场猝不及防地脆断。

这其实就是市场的晦涩之处,也是市场最值得敬畏的地方。市场是所有已知资源配置方式中最有效的机制,并非缘于市场具有中心化的、无所不知的调节中枢,而是其呈现的联系分布式去中心化系统,没有机构和个人对整个市场的全貌了然于胸,每个主体都按照自利博弈原则自发地寻找最有利的答案,并在即时动态中不断修正自己的行为策略,从而集积成市场的集体智慧。

所谓的理性更多是基于个体的价值判断,对于市场这个分布式生态系统,只能用一切皆有可能来形容,用理性来评价市场走势,需要修正的是理性而非市场,因为市场遵循存在即合理,而非合理地存在。用理性解释不了的市场行为,不是市场失灵,而是理性失灵,即市场不会迎合人的预期,但人的行为决定市场趋势。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米塞斯用《人的行为》来冠名其专著,而非《经济学原理》,很大程度上就是认识到了“原理”的单调理性和内含似是而非的价值判断。

然而,每次危机都有很多人宣称自己已经听到了危机脆断声,如次贷危机中的末日博士鲁比尼、东亚危机时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希勒等,他们是在宣扬危机的可知和可控论。这其实是将自身置于甚至高于“上帝”的位置,而很多时候上帝都在掷骰子,如了解地球物理学的都清楚哪些地方是地壳活跃带,有发生地震等强烈地壳活动的风险,但至今没有任何方法能准确预测到地震的发生时点,因此地震防护做得好的日本和中国台湾地区等,把功力更多用在搭建抗震建筑设施、普及防震知识及震后善后处理等。要预判比物理世界更为复杂的人类社会的发展轨迹,恐怕从统计学角度未必会有比扔骰子更靠谱的方法了。

上一页1/2下一页
分享到:
0 0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