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观察

张公者对话饶宗颐:做学问的人,就要敢于否定自己

2018-02-07 13:34:29   走寻

[地点:香港、北京、东莞]

对话人 | 张公者 饶宗颐

饶宗颐(左)与张公者(摄于2002年12月,香港中文大学)

张公者(以下简称张):您曾经写过一本书:《符号·初文与字母—汉字树》,在这本书里不仅谈了汉字,还涉及到世界上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文字,运用了很多最新的考古学和民族学的资料对汉字做了总的考察,探索了汉字的演进过程。

饶宗颐(以下简称饶):我是用世界化的文化视野来看待汉字的,汉字演进到甲骨文,已经是一种成熟的文字,自此走上了形声化的道路,又与文字的思想相结合发展成书法艺术。而欧洲自文艺复兴之后,不同的国家、民族各自发展出自己的文字,造成一种双语混杂的局面,终于使拉丁文被架空而被致死亡。文字语言化的后果其害如此,汉字没有走语言化的道路,实在是一个奇迹。

张:人类创造了很多文字,但是最后只有汉字发展成了书法艺术,汉字之外的文字除了本身的实用性外没能具备如汉字这样的艺术表现功能。日本虽然有假名书法,但是日本的假名文字是从属于汉字体系的。

饶:可以肯定的说,世界上除了中国,别的任何一个国家的文字都没有发展成为书法。伊斯兰国家用阿拉伯文写的《可兰经》,文字书写本身虽然具有一定的装饰性,不过它是作为“教训”使用的,目的是用《可兰经》来传教,而不是完全为了艺术,当然从艺术角度也可以把它当做一种书法来看,是“准书法”,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书法艺术。以前香港大学有位诗人,他会写一些英国古文字,但那也算不得是书法艺术,而且像他那样能写一点英文古文字的人也很少了。所以说中国以外别的国家的文字,都没有形成书法艺术,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张:汉字不仅具有很强的艺术性,又具有空间感。

饶:我觉得目前世界各国的专家学者对汉字的艺术性认识还是不够,他们只是觉得我们的书法艺术有一种特别的韵味,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汉字在中国的用途非常之广。他们尤其不能理解的是,中国作为一个“尚文”的国家,其根深蒂固的缘由就在于我们中华民族很早就有了自己的文字,是文字决定了中国文化的奥妙,如果把中国汉字变为拼音文字,这些文化内涵就没有了、就被改掉了。

上一页1/11下一页
分享到:
0 0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