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观察

从苏轼到鲁迅,为什么我们爱讲黄段子?

2017-11-22 11:45:20   拾文化

好的黄段子

总能在污里,透着道理。

苏轼有一个好朋友叫张先。

张先八十岁的时候,纳了一房小妾,这个小妾的年龄恰好是十八岁。

于是,张先就作了一首诗:

我年八十卿十八,

卿是红颜我白发。

与卿颠倒本同庚,

只隔中间一花甲。

苏轼知道了以后,也写了一首诗送给张先:

十八新娘八十郎,

苍苍白发对红妆。

鸳鸯被里成双夜,

一树梨花压海棠。

梨花是白色的,用来形容八十岁老人的白发,海棠花是红色的,用来形容十八岁少女的红颜。

这句诗的妙处,就在于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压”字。



要知道,即便是现在这个社会,老夫少妻的婚姻形式,也难免被人说三道四,君不见杨振宁和翁帆在一起的时候,有多少人戳杨振宁的脊梁骨说他老不羞?

苏轼那个年代,即便男子三妻四妾是家常便饭,但是八十岁的老人娶十八岁的少女,还是非常令人咋舌的,毕竟新娘给新郎当孙女都绰绰有余。

张先这个人本身也很擅长写诗,而且写的多数是关于市井生活和男女之情的。苏轼用这样一首言语开放,几乎可以说是黄段子的诗送给张先,无疑是直接的表达了对张先的支持。

后来,这句诗还被翻译做了电影《Lolita》的中文名。



说起黄段子,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三俗,是猥琐。

但是如果我们用可观的角度去审视黄段子,其实它不过是幽默的一种。

讲黄段子,如果讲得好,完全可以摆脱低俗的形象,甚至能够一语中的。

据说在民国时代,因为国内各方面的环境,都不太景气,于是郁达夫就想要漂洋过海,到东南亚一带,展开“文学反日”的活动。作为郁达夫的好友,鲁迅有过出国求学的经历,他深知郁达夫的想法并不是很成熟。但是如果讲大道理规劝,又显得生分,怕伤了朋友和气。

上一页1/3下一页
分享到:
0 0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