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观察

看奥斯卡如何谈政治

2017-10-10 15:32:47   

第85届奥斯卡似乎对政治、历史题材情有独钟:曾获得金球奖、背景为伊朗人质危机的《逃离德黑兰》不仅摘下了最佳影片大奖,同时也将最佳改编剧本、最佳电影剪辑收于囊中;而曾被认为会压过《逃离德黑兰》的热议影片《林肯传》则拿下了最佳男配角和最佳美术指导两个奖项;此外,获得了最佳音效奖、同样被选入最佳影片提名名单的《猎杀本·拉丹》更是选定了一个时事题材,即2011年5月1日发生的震惊世界的本·拉丹之死。

这3部名利双收的电影,虽然在题材和讲述方式上各有不同,却在对“历史”的使用上有着相似的意图, 尽管文化工作有其复杂的生成机制,但与现实政治的彼此介入却无可避免。

重写历史:个人英雄主义的胜利

曾执导、主演过《城中大盗》和《失踪的宝贝》的本·阿弗莱克这一次终于把目光移向了他熟悉的波士顿之外—同样由他执导并主演的《逃离德黑兰》选择了伊朗人质危机作为它的历史坐标。

1979年,随着伊朗伊斯兰革命的爆发,一些以伊朗学生为主体的民众占领了美国大使馆,并扣押了使馆内的66名工作人员。这一事态令美国大感受辱,非但未引渡当时已得癌症的伊朗国王巴列维,相反吉米·卡特总统制定了“鹰爪计划”试图营救人质。人质危机并未因为巴列维国王病逝有所改变,持续了444天后才在美国大选、卡特落败后的第二天,由伊朗主动释放人质宣告结束。

《逃离德黑兰》有意再现了这段历史场景。影片结束时,一系列对比图随着字幕浮现,一边显然是历史影像资料,如伊朗人点燃美国国旗等等,另一边则是影片中对它们的“高仿”,构图、机位几乎都是一样的。曾在学校主修过中东关系的本·阿弗莱克在影片中也总是尝试将来自不同立场的叙述平行剪辑在一起,以获得一种看起来公允的语调。

讽刺的是,《逃离德黑兰》自在加拿大上映后,曾不断地受到关于“历史真实性”的质疑。片中提到的那位加拿大外交官肯·泰勒首先发难,认为影片过度夸大了中情局的作用和个人英雄主义,而贬低了加拿大方面在促进此事上的积极作用。影片很快也收到了来自于伊朗文艺行政主管部门的反馈,指责它丑化了伊朗人民和革命者,因此伊朗官方决定今年将就同样题材拍摄一部《总参谋部》来进行反击。网上热传的一篇英国影评也指出,《逃离德黑兰》中美国的场景多在轨道和三脚架上拍摄完成,因此画面平稳固定,而在伊朗的段落则多为手持拍摄,因此看起来动荡不安—这种程式化和陈旧的手法无疑表露出了充满偏见的陈词滥调。

上一页1/4下一页
分享到:
0 0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