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张怡微:为什么一定要分通俗小说和严肃小说呢?

2017-03-16 10:27:42   澎湃新闻

3月9日,青年作家张怡微过了她三十岁的生日。三十而立的张怡微非常忙碌,刚从台湾政治大学结束五年博士学习回到上海,接下来要完成她的“家族试验”系列短篇小说集《樱桃青衣》的写作,再写一本重读通俗小说的文本细读专著,修改计划要出版的关于《西游记》续书的博士论文。

3月12日下午,张怡微的新长篇《细民盛宴》在上海书城举行新书发布会、全国新书发布厅第49期活动,对谈嘉宾是青年作家、该书责编之一的文珍,书评人顾文豪担任主持。

张怡微凭《细民盛宴》入围2016年第十四届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此作是他的“家族试验”系列中唯一一部长篇,“家族试验”系列作品里,她写了失独、丧偶、过房等形形色色家庭重组的故事,一群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因缘际会以家庭的形式生活在一起。在《细民盛宴》里,小女袁佳乔既有继父,也有继母,一个女孩成长在一个再组的家庭,不得不去也永难应对的无数次“细民盛宴”,面对日常生活中的诸般计较、客套、虚与委蛇。按照她的说法,她是借袁佳乔这个人物来书写转眼历史的独生子女一代的生命经验。



张怡微(中)

80后也要奔四了,张怡微却是80后作家群的陌生人

张怡微写过一本书叫《我自己的陌生人》,对于那悬在她头顶的“80后”“青春作家”的标签,张怡微却像是一位陌生人。活动开始前,顾文豪问她:怡微,有没有评论家还把你归在80后、青春文学的范畴里?

顾文豪认为张怡微和很多80后作家不太一样。“80后都已经要走向中年了。但是在文学讨论中,80后就像刚刚出现那个词汇的时候,好像还很小,就是青春文学的部分。80后好多都奔四了,都带着他自己的沧桑开始走出去了,完全不是我们今天讨论的80后。”

80后作家这个命名似乎是这一代作家的宿命,去年张悦然出版新长篇《茧》,余华调侃她:“100岁了,读者也当你是80后作家。”对于许多读者来说,从新概念作文大赛走出来的80后作家永远等同于青春文学。发布会现场,有位读者提到一句话“我不责怪寂寞,是责怪心底的荒芜”,张怡微有点恍惚,这是我写的吗?

一位她的忠实读者笃定地说,那是你高中时写的句子,这是典型的80后青春小说写作的语法。但是十多年后,张怡微其实很难以大众印象中的“青春文学”来概括,按照写作同行文珍的说法,“她是我编的小说作者中非常年轻的一个,但她又非常成熟。”《细民盛宴》写作于五六年前,那年张怡微不过二十三四岁。回顾自己刚出道时的青春文学的阶段,张怡微会笑说:那时我写的就是一个女孩不高兴,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高兴,鲜明的新概念大赛的痕迹。但从“家族计划”开始,她开始以形形色色重组的家庭为自己下一阶段的写作目标。文珍评价说,“一般人会在二十三四岁的时候,恐怕很少会想到以家庭为主题。对于像怡微这样曾经有过新概念作文大赛背景的一个小说作者,她有着和其他的青年作家迥异的书写,在24岁这样的一个年纪已经非常老道。”

上一页1/3下一页

相关阅读

分享到:
0 0

美图推荐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