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博览

洗手弄青梅,青梅对我笑

2018-05-11 10:36:08   拾文化

江南季风,雨肥青梅

食之清新爽味,赏之青小可爱。

枝头盈翠,青梅如豆,

其中既有初夏风味,也有少女心事。

立夏前后,春花将尽,是江南的梅雨季节,也是梅子的成熟期。

青梅雨中肥。未熟的梅子青翠,称青梅;熟时金黄,称黄梅。由于青梅风味更浓,所以会更受欢迎。

青梅是初夏的时令果子,除了清新爽脆的风味让人食欲大开,还常演变为古人诗笺里的少女意象,读来有趣可爱。

《尚书》里说:“若作和羹,尔惟盐梅”。意思是,青梅味酸带苦,是人们食羹之时除了盐以外的重要调味品。

不过即便是酸味略重,青梅的新鲜爽脆还是赢得了人们的好食之心。食梅之趣,在唐宋以后非常流行,甚至演变出了好几种青梅的吃法。

最直接的吃法是当然是趁着新鲜啃食。

一口下去,果子的酸味伴着梅子的清香立刻冲上舌齿。虽然口感清爽,但还是会被酸到忍不住皱眉,等缓过酸劲了,就继续啃第二口。

而“尝青梅”的其他法子,总是会伴着初夏闲适的生活,出现在古人的诗词里。比如陆游就很喜欢变着法儿地吃青梅。

糠火就林煨苦笋,密罂沉井渍青梅。

(《初夏野兴》)

将青梅放在篮子里,吊了绳浸到井水里,等着清甜的井水将青梅浸凉。

苦笋先调酱,青梅小蘸盐。

(《山家暮春》)

青梅蘸盐,大概能淡化酸涩,让果子的味道鲜活起来。这个吃法有点像沾盐饮的鸡尾酒。

生菜入盘随冷饼,朱樱上市伴青梅。

(《雨云门溪上》)

樱桃和青梅差不多同时上市,用樱桃的甜味,来中和青梅的酸味。

青梅佐酒,是青梅最风雅的吃法。

范成大有年暮春时节去乡村玩耍,因为田园景色太美,一时高兴,就洋洋洒洒地写了一首三百多字的诗。

上一页1/2下一页
分享到:
0 0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