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博览

我有一枝花,可赏也可食

2018-05-11 10:25:22   拾文化

花可赏,也可食。

以花入餐,有如身临异境。

香清色丽,风味殊佳。

吃花,是我国古人常见的饮食之趣。

将时令花的香气揉进食材,或煮或蒸,烹出来一碟色香味俱美的“花馔”。既适合作为药膳食用,也可以用来解腻或调调口味。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兮餐秋菊之落英。”

在屈原的自白里,饮兰露、食秋菊其实是表明心志的意思,可能不是真的去喝了露水吃了花瓣。

但是既然都有人提出了“吃花”这个概念,那么好食的国人自然是要试一试,花是不是真的好吃,要怎么吃才会好吃。

花入粥饭,是最常见的吃花方法。

像《山家清供》和《粥谱》里就记载了好些花粥,比如“梅粥”、“荼蘼粥”、“兰花粥”、“菊花粥”等等。

南宋百科全书式经典吃食大全《山家清供》里写,要拣梅的落花回家,洗净之后在雪水里泡一泡。另起锅煮粥,等粥熟了,再把浸过雪水的梅花放入粥里同煮。

这样煮出来的粥色泽艳丽,又保留了梅花风味,想必很是清香诱人。

除了煮粥,林洪还在他的书里写了菊花入饭的做法,称“金饭”。

采摘紫茎黄色大菊的花瓣,放入甘草水中,加少许盐,沸水焯过后,等米饭稍微熟了一些,就把花瓣放进饭里一起煮。

据说经常吃这饭,可以“明目延年”。难怪要叫“金饭”,除了取花色,还有益寿之意。

除了入粥饭,用花做菜也比较普遍,就像现在我们还很喜欢吃蒸槐花或者槐花鸡蛋。

芙蓉是种比较稀奇的花卉,用它来做菜,自然也不能俗。

“雪霞羹”,是将去了心蒂的芙蓉花焯水后,和豆腐同煮出来的一道羹汤。白雪豆腐红芙蓉,恰似雪中霞光满。

不得不说,真是太风雅了。让人感慨古人吃的究竟是菜,还是情致。

烹调花食,除了寡淡的蒸煮,还有油炸。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油炸荷花”。听这名儿可能觉得暴殄天物了,但是其实讲究下炸法还是不错的。

荷花瓣洗净,扑上干淀粉,然后用鸡蛋清和淀粉调成面糊,逐次用荷花瓣裹了面糊进锅油炸,等到表面略硬,捞出来撒上绵白糖就好。外酥内软,松软清香。

让人想起小时候吃的炸南瓜花,差不多也是用这样的方法炸了吃,特别香甜。

顾仲《养小录》里说,玉兰花也可这样炸了加糖吃。

另外,在《国宝档案》里,还有慈禧喜爱菊花火锅的说法。老北京的铜锅涮,里面加上清水和菊花瓣,等水沸腾了,清香四溢,就烫生鱼片吃。

很多花卉的药用价值很高,所以以花入食,可以当药膳,补补身体,调节气血。

比如菊花粥就养肝血、明目清热,梅花粥可解热毒,荷花瓣可美容养颜。

《山家清供》里就写了用松花粉做饼吃,“壮颜益志,延年益寿”,比驼峰熊掌还管用。

现在街市上也有很多花瓣小吃,比如玫瑰饼、菊花饼,一般吃着甜腻,因为里面糖分会比较重。

所以还是有机会自己尝试将花的香气融入饭菜里,享受自然的风味吧~

责任编辑:CC002
分享到:
0 0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