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守艺

他20岁对歙砚无感,60岁却不愿撒手

2018-04-13 11:11:12   GUYU谷雨

听取前辈的建议,曹阶铭果真蹲在砚厂河边的岩石上观察了好久老鹰的飞行姿态,回忆起自己年少的学艺生涯,曹阶铭触动颇多:“刻砚还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通过自己对大自然的观察,细致入微的观察,掌握好他们的各种形态,你才能把握住一方砚、刻好一方砚的基础。”

匚传下来的手艺不能失传

“师傅传到我们手上的手艺,不能让它失传了。”在跟我们聊天过程中,曹阶铭不止一次提到这句话。虽然已经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他却更依恋曾经的工厂生活。

人生最美好的状态便是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如果这件事还具有一些社会价值,那就更是求之不得了。现在,曹阶铭便是这种状态,所以,他很满足。

跟往常一样,曹阶铭每天按时来工厂,工厂像他一样的老员工不止一个,“你今天早上看到的那位老师傅,大概在60岁开外了,也是退休以后留用的。”他们这批人,一开始接触歙砚,非因喜爱而因生存,然而,在经历了一辈子的付出之后,这份事业已经成为了融入骨血的一部分,习以为常的绵延情感反而更加无法割舍。

用曹阶铭的话来说,他们现在是在发挥余热。年纪大了,体力上是勉强不来的,所以,带徒弟,让技艺延续下去便是他们目前能做,并且相当紧急的事情。

砚雕是个需要毅力与悟性并存的工艺,要想带出好徒弟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曹阶铭陆陆续续带过不少徒弟,来来去去,有坚持下来的,也有中途放弃的,见多了这些,他倒也释然:“生活就是这个样子,有起有落,关键还是要靠你自己领悟,去拼搏,你要走我也不能强留你。”

虽然心有所忧,但曹阶铭对歙砚的未来依然乐观:“这个行业虽然范围不广,但是只要市场存在,这种文化存在,它应该说是会经久不衰的,也不会断代。”

责任编辑:CC002
上一页2/2下一页
分享到:
0 0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