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守艺

手艺人挣钱很辛苦,但很自由

2018-01-10 15:24:04   尚技


“越是闭塞的地方,那里的人们就更接近真正的自然,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对宇宙的奥秘更是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生活在贵州大山深处的苗族人就是这样的存在,苗族的祖先把本族的创世神话和传说,应用到刺绣中,创造了一个个符号图腾,形成了自己独有的艺术特色。刘英就是从事苗绣的非遗传承人。

刘英5岁开始学画,七岁开始刺绣,21岁就决定一生都要用在苗绣技艺的传承和发展上,到如今从事苗绣创作已经有大约20年了,从她第一次带着2000块钱走出贵州的大山,到现自己创办的公司年产值上千万,她说“一个女人创业真的很不容易,选择这条路,没成功时理解我的人很少,艰辛是难以想象的,若不是真心热爱是难以坚持下去的。”

刘英对苗绣的感情是一种热爱,也是一种怜惜,更有一种责任,她说苗族没有文字,靠苗族女性“母女相传,邻亲传授”世代传承,用针当笔、用彩线为墨,绣出了属于这个民族的故事,就这样世代流传下来,成为苗族人民独有的记录方式。他们用刺绣传承着一个又一个的神秘故事。苗绣是不写实的,她是特定的符形与符号,每个纹样都有特定的含义,具有深厚的意象,属于哲学层面的抽象表达。

但随着时代多元化的发展,和审美情趣的变化,很多苗族人都放弃学习苗绣。苗绣的传承成为了很大问题。其次大山里的人们只知道绣,却不知道绣出后怎样应用,又因为机绣的冲击很多人认为手工苗绣已经没有市场,他们不愿意学习这门低产、费力、不能创造收益的手艺。毕竟巴掌大的一块苗绣图案纹样就需要一个人至少绣7天。

刘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说作为一个苗族人她要改变这个现状,1996年她带着父亲给的2000块钱。在家乡收集了很多苗族的古董银饰刺绣,看着这些收来的宝贝她更加自信了。她把这些收来的手工艺品视为自己的孩子,2000年只身来到北京潘家园,忍痛卖掉一部分赚取第一桶金。

上一页1/2下一页
分享到:
0 0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