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书虫

原来鲁迅、梁羽生都是《金瓶梅》研究专家

2017-03-16 14:49:14   拾文化

陌上花开春风回,可怜总是无人陪。

夜雨淅沥在窗外,挑灯研读金瓶梅。

鲁迅与梁羽生便是研读《金瓶梅》的大家。

作者:初七你开开门啊

鲁迅,《金瓶梅》正名第一人

《金瓶梅》很好看,但大家却总是看得抓心挠肝。一边大赞“奇书”;一边悔恨自己对不起祖国、有负双亲,“决当焚之”。

其实大可不必,殊不知客观评价《金瓶梅》第一人,便是鲁迅先生。

(1)明末那个熊样儿,能怪《金瓶梅》污?

鲁迅先生用了13年时间整理《金瓶梅》研究史料,并在自己的《中国小说史略》《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中耐心分享了他的《金瓶梅》研究心得。

先生说,明朝出现了中国第一部章回体历史演义小说叫《三国志演义》;英雄传奇小说叫《水浒传》;神魔小说叫《西游记》。可惜不是帝王将相、英雄豪杰就是妖魔鬼怪,拍成电视剧肯定干不过现在的8点档大妈剧,因为离老百姓生活太远。

而且它们都有一个很讨厌的通病:作者总想把自己的三观强安利给读者,且这三观十分经不起考验,无外乎8字真言:皇上圣明,国泰民安

而《金瓶梅》却打破了8字真言,并以“四不法则”取而代之:

不瞎编,不诋毁,不歌颂,不装逼。

所谓“描摹世态,见其炎凉”,世道是什么样儿,书就什么样儿。那《金瓶梅》为何大篇幅需打码内容呢?

鲁迅先生总结,因为晚明社会就仨字概括:性纵欲。

成化年间,方士李孜僧因献房中术,一步就跨越了中产。嘉靖年间,陶仲文因献丹药直接当上“光禄大夫柱国少师少傅少保礼部尚书恭诚伯”,官名长到一口气念不下来。

16世纪,中国资本主义刚一萌芽,人民群众中的一部分人就富起来了。可惜钱袋子鼓了,脑瓜子没跟上。就是人有钱了,玩儿的起了;专家学者也整天忽悠你解放自我、放飞真性。但你却发现没啥好玩儿的,你是不是很苦闷?

上一页1/4下一页

相关阅读

分享到:
0 0

美图推荐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