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艺文

沃夫冈的“快照美学”:以摄影拥抱我的爱人

2017-12-07 10:03:02   YT新媒体

原标题:影像 | 沃夫冈的“快照美学”:以摄影拥抱我的爱人

沃夫冈·提尔门斯,1968年出生于德国中西部莱因河流域旁的伦雪得,是一位德国摄影师。

沃夫冈·提尔门斯 Wolfgang Tillmans - Corinne on Gloucester Place

我一直对一个东西转变为另一个东西充满兴趣。我一直观察这样的转变,与一个人成为好友,其他人则没有;一条你老妈要扔掉的裤子却是你的最爱。一个人不同阶段、不同状况下的认同感是完全不一样。

在我的一些作品中,我试图在思考“当一群人看到一些东西然后带着自大的态度说这是什么时,却不会反思自己的价值观从何而来,我何时开始有了这样的价值观”这个问题。我也尝试去理解“什么”是什么,尽管我渴望一个答案,但是它们总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改变。

——Wolfgang Tillmans

Wolfgang Tillmans最开始并无艺术家的追求,他先是想要当个园丁,随后是天文学家,直到他在当地商店发现复印机,他开始玩耍,把照片放大四百倍,乐此不疲。他对复印机的热爱让其2000年获得特纳奖金之后,用其中一半钱添置了一台彩色激光复印机。

从1992年开始,Tillmans开始在艺术界走红,他展示照片的方式和他的照片一样出名,大小不一的布局,如同一个年轻人的照片墙或者一面留言墙。有些评论人对此异常愤怒:“不过就是一堆快照!”在他1997年的展览“I didn’t inhale”里,都是这些照片,有人在椅子上撒尿,窗台上的静物,南瓜……似乎在他的眼里,一切都是可以被拍下来的。“这些照片有人将之誉为‘快照美学’,叫得响亮,但并不正确。我的照片不是虚的,没有红眼。90年代的时候,人们常这么说,但却并非合适。”

“一些有趣的事儿正在发生,图片正替代文字成为一种讯息。当下这些稀松平常的视觉元素我20年前的照片里也有。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当然和我无关,但显然人们发现一件掉落在地板上的衣服也有意味。我不会抱怨成千上万的人在拍他们的食物。但与我而言,我从来没有说是拍个东西秀给朋友看:瞧,我刚刚吃了这根香蕉。我绝对不会这样。但九十年代批评家都指责我,说我的照片浅薄、空洞以及主题毫无重要价值。”

上一页1/2下一页
分享到:
0 0

为您推荐

加载更多>>